萌宠文学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您的位置 : 萌宠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爱在曲终人散时
爱在曲终人散时

爱在曲终人散时 缚瑾 著

已完结 程欢穆津霖 冤家贵族逆袭修仙

更新时间:2019-05-23 17:27:22
主角叫程欢穆津霖的书名叫《爱在曲终人散时》,它的作者是缚瑾创作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十里洋场,波诡云谲,浮城迷事,血色残阳。我爱上周逸辞在我最悲惨的岁月里。他是叱咤八方不可一世的矜贵,像一个身披佛光的救世主,给了我最温暖的救赎。我爱他不惜千夫所指粉身碎骨,他于我除了阴谋便是欺诈。如果...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她脸上始终淡淡的笑容终于抹掉,她没好气招呼一个服务生率先进去把香炉撤换下来,她捻了捻那里头的烟灰儿,问我这总可以了吧?

我压根儿没看她,我非常讨厌万姐,感觉特奸诈,藏不住的坏,水儿都冒在眼睛里了,坑人。

我理了理裙摆,面无表情推门而入。

万姐从外面关上了门,我竖起耳朵听,没听到上锁的声音,包房里除了跪在地上正倒酒的公主外,还有一个中年妇女坐在沙发上,大圆脸盘子,酒红色中长发盘头,化着一点妆,浑身珠光宝气,微胖身材,穿着白色毛衣,旁边挂着一件咖啡色貂皮,典型的暴发户太太打扮。

这种有钱人最恶心,没素质没底线,就是一夜乍富鸡犬升天,不知道怎么显摆,她推开跪在脚底下给她点烟的公主,扬了扬下巴,示意她们出去,等到包房里就剩下我和她时,她才开口问我,“多大了。”

我说马上二十。

她盯着我看,看了半天,我特不自在侧身躲开,被一个女人这么打量还真是怪别扭的,真不知道三层专门干这个的是怎么熬过来。

她吐了口烟儿,“二十好,年轻娇嫩,我也是从这个时候过来的。”

她拍了拍沙发让我过去,我和她保持了一定距离坐下,她倒是不摆架子,直接凑过来挨着我,近距离看她那张脸真是惨不忍睹,丑肥老,而且我闻到她身上有股怪味,像是狐臭,从膈肢窝里散发出来的,我忽然有点后悔把那香撤出去了。

她问我,“你只陪女客户吗。”

我说之前一直是男的。

她笑了两声,指着自己鼻子,“你看我丑吗。”

还有上来这么问的,女人一般都不觉得自己丑,女人都是很会欺骗自己的物种,也很在乎外貌,所以不管拥有怎样的面容,都能找出优点来,漂亮得更不用说,与生俱来的优越感。我怪不自在抖了抖身体,“不丑啊,人靠衣裳马靠鞍,夫人穿这么好,我都羡慕。”

她呵呵了两声,“说,那些臭男人是不是都喜欢年轻漂亮的。看着你这样的脸蛋才有冲动,而我只能让他疲软。”

听语气可能是一饱受丈夫冷落的深闺怨妇。男人外面玩儿可以,可最起码也得让妻子颜面上过得去,别忘了自己的责任和身份,比方周逸辞就会做人,老婆嫁过来甘苦与共半辈子,用腻了随手一丢,像废弃物那么处理,这都是要遭报应的。

我正犹豫怎么回答她,一片巨大的黑影忽然从头顶压下来,那股腋臭味更加浓郁逼人,就在我面前漫开,我本能尖叫一声闭眼躲闪,富婆像一座山困住我身体,她一只手死死掐住我脖子,面目无比狰狞扭曲,咬牙切齿的骂我**,不要脸,插足别人家庭,用美貌和手段把天底下好男人都变成了风流鬼。

当时我还有点意识,不至于像第一次遇到变态那样被吓得大小便失禁,她那句插足显得特别刺耳,在我心上狠狠剜了一刀,我眼前闪过周逸辞那张脸,浅笑的、沉默的、冷若冰霜的面孔,心莫名疼得跟针扎一样。

在我片刻的失神之际,她手狠狠捣了我一拳,这一拳痛得我眼冒金星。

我张开嘴巴大喊,但门是关死的,我喊的时候就已经绝望了,虽然我知道她也是女的不可能真干什么,可这种被丈夫逼得几乎发了疯的已婚女人,狠起来还不如掉在狼窝里好过点。

她狠狠抽打我,仿佛这样很痛快一样,我感觉自己都要死在她手里了,她破口大骂我不要脸,我们这些女人都不要脸,爹妈生了养了不知道好好做人出去做妖精,恬不知耻。

我被她折磨得几乎要断了气儿,她那张恐怖的脸在我眼前越来越模糊,从原本好好的一张变成了破碎的很多片,我觉得窒息缺氧,呼吸越来越困难,我感觉得到自己滚烫涨红的脸,也感觉得到轻飘飘类似灵魂出窍要涣散的身体。

我这一刻特别后悔,早知道我还不如直接跟周逸辞摊牌我不想在场所干了,他不会拒绝我,顶多察觉到我的贪婪疏远一些,我不吃亏,总好过死在这里,我还不到二十岁,我还没来得及给琪琪下葬买墓碑。

我绝望到一定程度,又突然爆发了力量绝处逢生,我狠命推拒压在我身上的肥胖身体,艰难支开一条缝隙,从那缝隙里翻滚下来,她太胖,早就气喘吁吁,她抓我落了空,我跌跌撞撞奔到门口,猛地拉开门,万姐正叼着烟卷从对门的男包里出来,她看到我皮肤上全都是抓痕立刻一怔,我指着叮咣乱响的包房里头大喊,“她不是女客户,是来报复寻仇的!”

我话没说完,那富婆追出来要捞我,万姐见状朝走廊尽头两个值守的保镖使了下眼色,他们马上冲过来按住那发疯的富婆将我从她魔爪里解救出来,富婆不罢休,可她再凶猛也敌不过人高马大的保镖,很快便被制服。

万姐扬起下巴让保镖把她带进包房,问清楚怎么回事,如果来砸场所的,阎王老爷的太太也得让她落层皮。

她丢掉烟头走过来摸了摸我身上的伤痕,问我没事吧,我脸色发白,牙齿不断磕绊,说不完整一句话,她揽住我肩膀想找个地儿安抚我,就在这时,隔着两个包间的另外一扇木门忽然被人从里面推开,那是老板办公室,周逸辞也有一间,在三楼头上,但我为了避嫌没进去过。

我和万姐同时盯着那扇门,里头走出来一个高大男人,穿着一身白色西装,在彩色灯光下白得晃眼。

男人缓慢走过来,光束照在他身上,将他变得虚幻迷离,看不真切。我一度产生幻觉以为他是周逸辞,但那怎么可能,他在遥远的婚姻之城里,正扮演着他温柔美好的丈夫角色,他哪里会出现于我落魄的地方。

我呼出一口气,有些怨天尤人的悲悯和死里逃生的无力,万姐迟疑中也松开了我,她似乎认出这人是谁。

男人越过闪烁的彩灯,站定在我面前,他非常高大,而且很精壮,不是那种胖,是每一丝肉都很结实,像电视里的健美先生。他西装纽扣没系上,透过身前衬衣包裹住的轮廓,隐约看到微微的凸起和沟壑,那都是肌肉,几乎要呼之欲出的肌肉。

他皮肤颜色略深,于是身上的白色显得更为虚弱浅薄,将他的狂野衬托得淋漓尽致。

这样坏坏的男人真让女人痴狂。

可我更喜欢周逸辞那样精瘦的身材,抚摸上去紧实又单薄,窝在他滚烫灼热的怀里很有安全感,他虽然瘦但十分有力,可以高高举起我毫不吃力。比男人满身肌肉膨胀时的壮观要令我充满迷恋,喜欢肌肉的会觉得性感健硕,而不喜欢的会觉得那其实挺恶心。

他双手插在口袋里,脸上透着慵懒与邪魅,圆润额头下深邃的眉眼微微拧着,他在窥探我。

直到我们之间的距离缩短为半米不到,他所有轮廓都暴露于我眼前,我才看清楚他是傅惊晟。

傅惊晟与周逸辞都是江北会馆的大股东,两个人所持股份相差无几,不过他们极少出现在同一场合,对于不合传闻外界流言已久,相比较周逸辞的低调冷漠,他则十分高调热情,他性情没那么暴戾,手段也比周逸辞的残酷要温和许多,小姐们看他心情好时还敢和他逗两句,但周逸辞是万万没有人敢,看一眼都骨头发冷,生怕他找茬处理自己,谁敢往他跟前蹿,除非活腻了找死。

曾经有特耿直活泼的小姐问过傅惊晟,您这么仁善宽厚,是不是信孔子啊?

傅惊晟笑着说,“孔子是什么?我信孔,尤其收缩性要好。”

惹得所有围在他身边的小姐尖声娇笑,嗔骂他好坏。

他很有女人缘,几句话就可以让女人喜欢他,是个特别好相处的人,场所里对傅惊晟的口碑远高于周逸辞,他是天神的化身,而周逸辞是地狱阎罗的化身。

我掌心盖在胸口的沟壑上,朝他鞠躬喊了声傅总。

他勾唇笑一声,没有理会我,从口袋里摸烟。

万姐混风尘都混成了千年老妖,这点眼力见儿自然有,她推开我走过去手指压在烟盒上,朝傅惊晟媚笑着说我来点。

他问点几根,她说晟哥抽,点一盒也行。

他当然不会拒绝,似笑非笑看她从金灿灿的烟盒里抽出一根,葱白细长的手指上涂抹着一丝妖艳的朱蔻,她夹着递到他唇边,他没有任何反应,也不张口含住,就那么意味深长盯着她,目光里簇了一捧火焰。

万姐明白过来后笑容更深,她反手又将烟蒂塞入自己嘴里,拿打火机点着,吸了一口大,她吸得凶狠,像在摄毒,一脸销魂蚀骨的贪婪,烟被彻底点燃后,她取下再次送到傅惊晟唇边,这一次她没有小心翼翼,而是直接戳在他薄唇上。

后者眼尾藏笑含住她刚刚亲吻过的烟蒂,舌尖从上面扫过,眼底的风流邪肆**撩人,似乎可以将人吸入进去,卷着漩涡里绞死。

猜你喜欢
  1. 冤家小说
  2. 贵族小说
  3. 逆袭小说
  4. 修仙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