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宠文学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您的位置 : 萌宠文学网 > 小说库 > 灵异 > 冥情难了:老公不是人
冥情难了:老公不是人

冥情难了:老公不是人 喵五殿下 著

已完结 江流烛炎 未来种田搞笑游戏

更新时间:2019-05-23 18:15:49
甜宠新书《冥情难了:老公不是人》是喵五殿下倾心创作的一本灵异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江流烛炎,书中主要讲述了:江流,女,D大历史系古代史专业二年级生。她来自坟墓,身份不明,人不人鬼不鬼,她究竟是什么?又有着怎样的灵力?风城接二连三离奇死亡事件?都跟她有关?所有矛头都指向她。大帅哥亲自出马查案,没想到他竟是驱鬼...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风大雨大,天边雷声轰隆。

烛炎望了一眼雨,抖开风衣披在我身上,从攥我的手腕,换成牵了我的手。一路穿过雨幕,他走的很快,我快被他拖着在地上打滚了。

“慢点!”我哀嚎。

烛炎看我一眼,似很嫌弃,但还是放慢速度。

很快,我们便进了女寝。

烛炎上不了楼,只能在大厅呆着。

“上楼,把衣服换了洗个澡,否则会感冒。”烛炎淡淡的看我一眼,摆了一张严肃脸。

“噢。”我小心应付。

“去吧。”烛炎冷冷说道。

“嗯。”我答应一声,抬脚就想跑。

“等等。”没跑出一步,烛炎叫住了我,我心提到嗓子眼,快喷出来了,我缓缓转过身,望着他,烛炎皱着眉,认真严肃,“你会生病吧,像人一样?”

我后退一步,眯着眼睛笑,“当然。”

说完,我一溜烟跑开。

这个烛炎,不好惹,我一口气跑到三楼才停下来,心肝颤抖个不停。我不是怕他,真打起来,他也不一定是我的对手,毕竟是人,但总觉得他很特别,也许太好看,留着看看也好,等他死了把他制成标本。

我靠着墙壁,喘了一会,刚想起身回宿舍身上风衣落地,怎么把这忘了?我呼了一口气,犹豫掂量一会转身下楼,趴在楼梯扶手上往大厅看,烛炎已经走了。

看他那样,应该很有钱,也不差一件衣服吧,我安慰着自己,笑了一笑,我可不想再见他。

想着,我忽的转身,没有注意撞到一个人,我赶紧道歉,“对不起,对不起,你没事吧?”

“没,我,没事……”

一个微弱的声音传来,我定定神,面前站着一个女生,一副怯懦样子,双手各提了一个热水瓶,肩膀不住的颤抖,颤栗,女孩深深的低垂着脑袋,长发挡住她的脸。

“我撞疼你了吗?”我疑惑,她为什么好像很害怕,常人是不会怕我的。

“没有,是我错,我错了,对不起……”女孩使劲摇头,忽然道,双腿一直发抖,声音打着颤,话都说不清楚了。

诶?

“我帮你。”我心思一起,顺手接过女生左手上的热水瓶。

“不用,不用了!”

“没事,就当我跟你道歉,走吧。”我笑笑,拍拍她的肩膀。女生似乎很诧异,因为她抬起头,我看到一双恐惧与感激交织的眼睛,泪水打着转,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女生走得很快,她好像很着急,我也加快速度,她宿舍就在我楼上,四楼。她一直在拒绝,不过我还是坚持,最后她犹豫的停在405的房间门外,小心翼翼的敲了门。

“进来吧,苏米,你怎么回事,这么慢!”房里传来一个尖锐的女声,“跟你说了我洗头发,又蠢又无能,废物!”

我看一眼我身旁的女生,她紧紧咬着唇,没有说话,也没看我,提着热水瓶进去,我也跟着进去,洗漱台边果然有个女生在洗头发,还有三个在打闹。

我一进去,立刻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四个人紧盯着我看,眼神警惕,阴险,很不善。“我帮她一下。”我主动打破沉默,将热水瓶放在一边。

“你走吧。”苏米小声道。

“哦。”我答应下来,转身离开。

我一出,宿舍门猛地关上。

很快,宿舍里响起一阵骚动,有玻璃碎裂的声音,紧接着,“啪!”我听到类似巴掌声音,怎么回事?我没动,侧耳倾听,骚动忽然消失,门忽然从里面打开,只漏出一条缝,一个尖酸刻薄的嘴脸出现,尖声道,“你怎么还没走?”

“你们在干什么?”我好奇道。

“滚!”说完,门被重重摔上,我心里也是咣铛一声,莫名不是滋味。四楼住的是外语系的女生,看她们样子,应该是大三或者大四学生,算起来是我的学姐。那个苏米没事吧,人类,总有很多秘密,我默默思量。

因为我宿舍304被尸体占领过,如今还是被警察封锁,我只能搬到同班同学宿舍。住一个晚上没所谓,住久了恐怕会出事,我得给我们家老头商量商量。

我推开302的门,就见其他三人围在一起八卦什么,见我进来,一起围上来,我赶紧把烛炎的风衣团吧团吧丢在床上。

“小流,你终于回来了,给你打了几个电话都不接。我听说警局出事了,几个回来的学长学姐都给吓坏了,说是有人自杀。”吴晓玲激动不已,“你没事吧?那些尸体怎么会跑到你的宿舍来?”

“对呀。”艾晚雪也掺和进来。

刘琦也眼巴巴的看着我,我求救的看向金梦,金梦掩着嘴笑个不停,“好了,小流刚回来,你们也让她休息休息。”金梦轻声细语的笑言,“对了,小流,辅导员让你去一趟。”

“好的,我这就过去。”我连忙道,迅速退出宿舍。

我一走,房间里响起一阵失望哀嚎,逃过一劫,还有一劫等着我呢。辅导员拉着我说了很多话,大多是安抚,我越听越麻木,最后什么也听不进。

从辅导员那回来,已经七点多。

天气恶劣,学校没什么人出来溜达,我跑去给我们家老头打个电话,回到寝室另外几人都已经上床,下午还兴致勃勃的她们,除了金梦都已经睡着了。

“小流。”金梦探出半个身子跟我说话,她也是在强撑,不断打呵欠,“她们都累了,下雨天,人容易犯困。”说完,金梦已经缩了回去。

人还真是麻烦。

我耸耸肩,收拾一下爬上床。

八点多,天阴沉的不像话,大雨愤怒的拍打着窗户,我凝视着大雨,默默沉思。宿舍里很安静,只有轻轻地呼吸声,我总觉得有点不踏实,手搭在额头上暗自思忖。

忽然,一个炸雷,一道刺眼的亮光划过,紧接着宿舍便被墨样夜色笼罩。我心一沉,心底生出异样的感觉。

“嗯……”一个暧昧的**。小心肝一抖,望向声音传来的床铺,是吴晓玲的床,做梦了?我皱了皱眉,想要坐起来,但身体变得很沉重,毫无力气。

糟了,我紧紧咬牙,一点力气也使不出。

“嗯,不……嗯……”

又一个**传来,这次是刘琦,紧接着便是艾晚雪,又是一个炸雷,伴随着一道闪电。我瞪大眼睛,看到对面上铺艾晚雪身上居然趴着一个鬼祟,吴晓玲也一样,鬼上床?

该死,我恨得要死,这样低级鬼祟,平时我随便动动手指就能送他们见阎王,但今天我怎么也动不了。

我使劲伸出手想要开灯,伸出的手却摸到一个冰凉的玩意儿,冷意入骨,我抬眸看过去,只看到一双猩红的眼睛,闪着诡异的光,犹如两个红灯笼,似乎在嘲笑着我的无能。

怎么办?怎么办?我有点着急,那两个色鬼已经开始折腾艾晚雪跟吴晓玲,宿舍里**声此起彼伏,虽然这些鬼祟做不了什么实际行为,只能碰碰,看看过过干瘾,但也足够让人恶心一壶的。

“砰!”的一声,宿舍玻璃碎裂,没等我看清楚,一个黑影跳进来,黑暗中闪过两道银光,两个纠缠不休的色鬼登时化作空气,没了踪影,吴晓玲跟艾晚雪也安静下来。

他动作很快,手法纯熟,好像在哪见过。

“手给我。”黑暗中响起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尽管冷淡,依然好听。

“烛炎!”我轻声道,将手递给他,他顺势将我抱下床,直接揽入怀。

我脚刚一落地,就见一群厉鬼从破碎的窗户钻进来,浑身肉往下掉,骨肉分离,是那种死了多年被邪术唤醒从坟里爬出来的,动作僵硬,味道也不好。

烛炎异常冷静,借着闪电的光,我能看到他凉薄的唇泛着冷意,似乎还有点失望。

那双猩红眼睛,猛然升到上空,居高临下俯视我们,发出怪异刺耳的嘲笑,那群厉鬼,像是听到命令似的,一个个向着我们猛的扑过来。

“抱好。”烛炎冷声道。

“哦。”我点点头。

烛炎一手搂着我,快速冲过群鬼,直接从三楼跳下去,烛炎很轻松落地,群鬼也纷纷坠落,有几个功夫不够,直接挂在二楼的窗台上,丢人现眼。我撇撇嘴,还没反应过来,烛炎一把拦腰抱起我,快速冲进雨里,他速度飞快,他真的是人吗?

“你是什么人?”我缩在他臂弯里,多嘴一句。

“你需要休息。”烛炎冷睨我一眼,我眨巴着眼睛,眼睁睁看着他将一个银针**我的眉心,心魂一僵,眼前便是一片黑,整个人睡过去。

从进入人间,我就没再睡过觉,不在坟里睡觉,感觉好不习惯,但是周围暖暖的。人类会做梦,我不会,我的觉会很无聊,因为没有梦。

等我醒来,天都亮了。

有一瞬间,我以为自己做梦,看见一个修长的身形从我眼前晃过,我仔细看,仔细看,想看清楚,等我睁开眼,我也就真的看清楚了,是烛炎。

“唉。”我叹息一声。

他换了衣服,格子衬衫,深色长裤,两条笔直的长腿很晃眼。

“醒了。”烛炎淡淡道,不着痕迹的收回视线,站在床边,居高临下的望着我。长舒一口气,我坐起来,试探的动动手指,又动了动脚趾,放肆的伸了个懒腰,这副皮囊恢复了力气。

“没想到你这么弱,禁术咒都冲不开。”烛炎冷淡的看我,我感到了嫌弃。

禁术咒,小心肝一跳,我皱起眉头盯着烛炎,“你竟然对我用咒?”我恍然大悟,难怪我动不了,脑袋里灵光一闪,想起警局他递给我的手帕,我不禁唏嘘瞥他一眼,低声道,“卑鄙!”

真卑鄙!

猜你喜欢
  1. 未来小说
  2. 种田小说
  3. 搞笑小说
  4. 游戏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