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宠文学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您的位置 : 萌宠文学网 > 小说库 > 仙侠 > 我的夫君是仙尊
我的夫君是仙尊

我的夫君是仙尊 高贵先生 著

连载中 玄北忘笙 惊悚悬疑宫斗古装灵异

更新时间:2019-06-11 14:57:32
《我的夫君是仙尊》是作者高贵先生所著的一本仙侠类小说,文笔娴熟,言语精辟,实力推荐。《我的夫君是仙尊》精彩节选:从我修成人形以来,就一直生活在一条黑漆漆泥鳅的魔爪之中。到后来才懂我是多么的没见识,昆仑山望天阁住的是川冥仙尊,是一条修炼了整整十万年的黑龙,不是什么泥鳅……总之被他压迫了七百多年,我悄悄溜下了山。...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琏光!送药进来!快点!”忘笙按着玄北胸前的伤口,完全没有注意到她的白袖子已经被他的血弄脏了。

跟了我很久很久的琏光低着脑袋端着托盘进来了,忘笙忙活着,没注意,玄北却看到了他在低着脑袋偷笑。

“这算什么小伤……我说你早晚有一天非栽在外头……逞强逞强……就知道死鸭子嘴硬,活要面子死受罪……”她一边帮他清理伤口,一边在嘴里嘀嘀咕咕的:“要是没了我你可怎么办啊……琏光这个不长眼的都不知道进来帮个忙……这童子做的倒是逍遥自在……”

玄北忍不住笑了,抬手弹了弹她的脑门:“说什么呢?”

“九重天上的仙人们现在这么抠吗?给你上个药都舍不得。”只见她秀眉紧蹙,头也不抬,手下的力度倒是放得很轻。

那一刹那,玄北有些恍惚。

这是第几年了?

早已记不清这是第几次,自己拖着疲累伤倦的身子回来,然后等着忘笙给他上药。

似乎千百年来,次次如此,回回皆然。

他合了合眼,说道:“死不了。”

她没吭声,手下的力道却突然重了三分。

他笑了,这小丫头真是……

“忘笙,又要溜出去?”玄北端起案上的茶碗,喝了口早就凉透了的茶。

“又被你发现了……”她撇了撇嘴。

唉……玄北在心里叹了口气,还好这次回来得早。

忘笙的身份不简单,眼下将她圈在昆仑才是最安全的。

想到这里,玄北揉了揉眉心,快一千年了,他却仍然没能查清忘笙的来历,冥界是六界里最为神秘之处,许多地方从未有人涉猎……而千百年来,魔族不断骚扰边关,他也着实抽不出时间好好去冥界看一看。

“喂……”一声鼻音将他拉回了现实:“你不要生气了嘛……我下次乖乖背书就是……”

看她小心翼翼的样子,若不是眼底的那一抹狡黠,他都忘了这个小丫头吃准了他舍不得罚她。

眯了眯眼,玄北指了指靠墙书架上的一排书:“给你七日,将这些背下来。”

看着她苦着巴掌大的小脸,玄北想了想,还是过些日子再把东西给她吧。

七天一晃就过去了,这天早上,玄北让琏光早早将她叫过来。

拿了本书,他却一个字也看不进去,余光不由自主地一直往门口跑。

她还是这么磨蹭。

等了约莫一炷香,忘笙才风风火火地从外面跑进来。

他皱了皱眉:“怎么不束发?”

窗外的阳光打在她微微凌乱的长发上,给她整个人都镀了一层金光,如梦似幻,仿佛下一刻就会消失。

“这可是我最新研究的发型,您不觉得这样我看起来更仙气飘飘了吗?”

她今天的心情似乎很好。

耳边是自己如雷的心跳,玄北慌乱地将视线转回书上:“随你吧。”

就是那天,他将斩穹给了她。

这名字还是她自己起的。

……

玄北仔细地,一寸一寸地看着这间书房,每一处,似乎都有她的身影。

闭上眼睛,他仿佛听到她轻声说:“玄北……”

可是,忘笙再也不会回来了啊……

“……我和赤胥,早在千年前就认识了。来到战神身边,无非就是为了……有朝一日,杀了你……”

忘笙,你连我的名字都不肯唤了吗?

你真的以为,自七夕那日,我什么都没察觉吗?

是,他是料到了赤胥会夜潜望天阁,他更猜到她会来质问他。

但是她的话越来越少了。

“……我说,魔族那个帅哥好像找到神器了,你都不担心吗?……”

玄北没想到她会突然来军营。

“我更担心你。”

这句话是真的,即便知道她说的不是实话,他却还是担心她有些孱弱的身子。

忘笙,你究竟在瞒我什么?

见她酸溜溜地说着瑶姬,醋意满天飞,他一个没忍住,脱口而出:“若还是不放心,我们回去就成亲。”

她是高兴的。

但玄北还是察觉了,她在高兴之余,眼里总有一抹淡淡的悲伤。

“……你不能去山海关……”她一边咯血,一边紧紧地抓着他的袖子,声音里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绝望。

也许在那时,忘笙就已经知道了魔界陈兵山海关是赤胥的计谋。

但当时的他,只知道忘笙在见过赤胥之后,越来越不开心。

越来越……没有生气。

山海关,玄北还是去了,这是他的责任。

然而,等他回来之后,勾陈一告诉他说,忘笙不见了,只找到一把折扇。

传闻战神的脾气一向不好,而自从勾陈一来到玄北手底下做事,他最多觉得战神实在是不苟言笑。

勾陈一从未见过他如此暴怒。

他周身的气场都变了。

黑着脸,提着破苍,独自一人,突破了魔界在山海关的守军。

勾陈一拦都拦不住。

最后他找到她了。

见面时,他忘了自己一路上受了多少伤,只记得她叫他不要去山海关,而他没有听。

再然后,他也察觉到了背后的灵刃,只是他在跟自己打赌。

玄北赌忘笙对他是真心。

若是输了,就这么死在她手里,也罢。

幸好,她没下手。

只是,他好像明白了为何她越来越郁郁寡欢。

玄北不敢问她。

杀伐果断的战神,在这一刻,退缩了。

玄北害怕,他听到的答案就是他心中所想。

然而她还是自己与他全盘托出。

“……我会助他登上魔尊之位,也会护他万年无忧。而你,战神仙尊,是三皇子踏平九重天的一道坎……”

他一字一句地听着,她说着她与另一个男人的未来。

“……奈何有命在身,骗了尊上……”

他看着她,竟分不清她说的是真是假。

“……恐怕此次别过……再见便是敌人了……还请尊上莫要留情……”

他慌了,她说得如此决绝,竟好像再无挽回之地。

那一刻,他顾不得自己的身份,他只想让她留下。

于是玄北紧紧地抱住了她,告诉她他不在乎她的过去,他只想让她留下。

“……仙尊,听闻天帝已为尊上赐婚,还请自重……”

还请自重……

她是那样用力地挣开他的怀抱,一步一步坚定得越走越远,一步一步,不曾回头。

玄北就站在原地,看着她渐渐走远,脚下却提不起力气追上去。

“……骗了尊上,也是实属无奈……”

他猛地将手边的桌案掀翻,案上得书册散落了一地。

“……也会护他万年无忧……”

阿笙,你为什么要说出这样的话?

是赤胥握有你的什么把柄吗?

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还是真如你所说,这千百年的日夜相伴,都是你的实属无奈?

他跌坐在一地狼藉中,痛苦地闭上眼睛。

……

琏光自打记事起,便在这望天阁侍奉着尊上。

后来尊上去九幽渡劫,回来的时候身边多了个琉璃瓶。

他抬手去接,结果被尊上瞪了回去。

琏光其实一直都有些惧怕仙尊,他不爱笑,整天冷着一张脸,惜字如金。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两百多年后,某一日他在打扫尊上的书房,突然被一道声音叫住:“你是琏光?”

琏光吓了一跳,回头一看,竟是个女子,而她身上裹的是……好像是尊上屋里的床单!

只见这女子脸上并未施任何粉黛,一头长发也随意地披着,肤白若雪,五官精致而富有灵气。

琏光不免看呆了,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从尊上屋里出来的女子……

“成何体统!”尊上的声音还未落地,琏光便看见他将一件外袍披在了女子身上,盖住了那**在外的藕臂。

“什么是体统?”

于是这个女子就这样的望天阁住了下来。

琏光渐渐发现这个女子根本就不怕尊上,有时甚至会故意与尊上作对。

而尊上总会纵她容她,甚至有的时候,琏光觉得尊上就是在宠她。

女子也有了名字,忘笙。

日子一天天过去,琏光眼见着尊上教她读书识字,教她念书习武,却从不让她唤他一声师父。

她也不需要称他尊上,甚至有一次,在忘笙和尊上赌气时,琏光对天发誓他听到了忘笙大声说道:“你个死泥鳅,就知道欺负我!”

就这样,琏光眼瞅着尊上的冰山脸慢慢融化。

他望向她的眼里总是藏不住笑意。

他总是这样那样对她好。

她要的,他都答应。

她需要的,他总会提前准备好。

什么冥玉,什么斩穹……

尊上为了她专门悄悄学了胭脂水粉,点唇画眉。

尊上为了保护她,在昆仑的结界下了血本。

尊上对忘笙女君的好,望天阁上下都看在眼里。

有一天早上,琏光打扫书房,余光却瞥见了尊上在为还打着哈欠的忘笙女君绾发。

有一天晚上,琏光打扫前厅,却刚好看见尊上替趴在桌上睡着的女君披上外衣。

有一天午后,琏光在院子里修剪树枝,不远处女君在抚琴,尊上就在一旁舞剑。

后来,尊上从战场上回来,包扎伤口的事情就都归女君管了。

女君也会在尊上不在的时候坐在窗边发呆,虽然嘴上不情不愿,但也会精心准备一桌饭菜替尊上接风洗尘……

明明二人那般天造地设,怎么忽然女君就离开了呢?

琏光从未见过尊上如此慌乱的神情,更未曾见过尊上如此痛苦的眼神。

女君是被尊上放在心尖上的人啊……

忘笙女君离开后,尊上在书房里待了七天。

七天之后,尊上打开书房的门。

在外面恭候的琏光一哆嗦,悄悄抬头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玄北。

仿佛又回到了千年前。

那时候的尊上,还不是战神。

但那时候的尊上,如现在一般,看起来冷漠又疏离。

猜你喜欢
  1. 惊悚悬疑小说
  2. 宫斗小说
  3. 古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