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萌宠文学网 > 小说库 > 武侠 > 乱世逍遥记

更新时间:2019-06-28 15:07:01

乱世逍遥记 连载中

乱世逍遥记

来源:落初文学作者:常居九分类:武侠主角:白慕华朱英

小说主人公是白慕华朱英的书名叫《乱世逍遥记》,是作者常居九写的一本武侠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朝廷腐败,武林动荡,分争恨不休。儿女情长,爱恨痴缠,江湖任漂流。孰好孰坏,原本难分。沧桑患难,有情人虽成眷属,世事难全,尚有痴心人未归……...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也不知昏睡多少时辰,程青只觉手脚紧张,动弹不得,一股烈酒之味窜入鼻中,不觉咳嗽了几声,迷迷糊糊中听得一男子笑道:“这女娃醒了。”程青一惊,急睁开眼来,只见自己身处在一间宽敞的木屋内,眼前十名汉子正兴味盎然地喝着烈酒,其中三人正是昨日在市中追赶自己的,因昨夜在林中,月色朦胧,没瞧清那七人面貌,想来便是这其余七人。

这十人便是青城十雄,原本是不相识的,只因当年在江湖上同是做打家劫舍的勾当,武功算得厉害,因此闯下了一点名头。后来十人志同道合,便拜了把子,结为兄弟,在这四川青城山上安营扎寨,自称“青城十雄”。

说来也巧,这十人武功各具特色,所学之长各不相同。那老大叫江天成,擒拿功夫别具一格,人称“手到擒来”,当年与金氏双雄引魔教的人上青云山的,正是此人。老二乌海富,身材高大,双臂奇宽,脸现青筋,其刀法独特,人称“鬼刀”。老三陈胜雄,高高瘦瘦的,使得一手好鞭,人称“霸王鞭”。老四姓何,名叫何兰虎,矮矮胖胖的,此人惯用毒药,人称“阎王敌”。老五黄鹤,矮矮胖胖,暗器功夫使得出神入化,人称“鬼门关”。老六、老七便是金顺、金利两兄弟了,两人一般的高瘦,相貌堂堂,年纪相仿,均在三十出头左右,其剑法凌厉,人称“金氏双雄”。老八吴世平,又矮又瘦,其轻身功夫了得,人称“水上漂”。老九叫刘庭柯,矮矮胖胖,双臂肥大,练就一身不坏之躯,拳打不动,脚踢不痛,人称“铜皮铁骨”。老十叫冯金财,既矮且瘦,样貌十分猥琐,腿上功夫十分了得,人称“无敌腿”。这十人除金氏双雄外,其余八人年纪相差不大,均在四五十岁出头。

程青又想起昨夜情景,心中只想对不住杨君,害他丧生崖底,不由得又落下泪来。这时只觉浑身酸痛,待要伸下懒腰,手脚竟是被缚在了木桩之上,丝毫动弹不得。心中慌急,叫道:“你们快放了我,看我不告诉我妈妈,要你们好瞧!”

吴世平笑道:“小娃娃就喜欢胡吹大气,把你妈妈说的这般神通,不知是谁?”

程青道:“我妈***大名若说将出来,只怕吓坏你们。”

十人听得此话,哈哈大笑,吴世平又道:“当今之世,老子们倒还没怕过哪个,除了红绫仙子那女魔头稍难对付。嘿嘿,莫非你妈妈便是她?”

此言一出,十人齐声大笑。只因他们早知红绫仙子虽已有三十来岁,却因当年误入情障,惹了个伤心断肠,至今仍是个黄花闺秀,哪能有什么女儿?便借此说法,以调侃程青。

程青年纪尚小,不识得这江湖上的大魔头,道:“你们以为叫她仙子便当真能与我妈妈相比了?只怕她连我妈***十分之一也及不上。”

十人正待开口说话,忽听得门外一女子道:“谁教你们背着别人胡乱说话?”听这声音中气充沛,十人不禁面面相觑。

只见那木门“砰”地一声响,竟被外面那女子击碎在地。定睛看去,但见她红装素裹,肌肤光滑胜雪,正是红绫仙子。十人不禁一呆,齐齐跪了下去,慌道:“不知仙子大驾,未能远迎,乞请恕罪。”

红绫仙子笑道:“无妨,不知适才谁说我及不上她妈妈?”

程青忽见门外进来一女子,看清她容貌时,不禁目瞪口呆,暗道:“美,好美,果然比妈妈要美。”待听到她问话时,心想即便如此,却也不能败了妈妈威风,于是说道:“我说的,我说你及不上我妈妈,现下见了,果然如此。”

红绫仙子笑道:“好个胡吹大气的小妮子,你且说说你妈妈有些什么本事,我如何及不上她了?”

程青得意道:“我妈妈轻功了得,貌美无双,我怎么胡吹大气了?”她话语刚毕,只一眨眼,却见红绫仙子已站在了自己面前,不由得吃了一惊。红绫仙子笑道:“你妈妈当真貌美无双,轻功了得吗?”

原来她听了程青的话,故意露了这手“轻燕掠地”的上乘轻身功夫。程青见她只眨眼间便从门前来到自己眼前,其速度之惊人,如同鬼魅,当世罕见,又见了这等清艳的容貌近在眼前,惊道:“你……你当真是仙子下凡?”

红绫仙子笑道:“你妈妈是何人?”

程青见她貌美动人,话声中自有一股震慑人心的力道,不由说道:“‘锦上花’程秋水便是我妈妈。”

红绫仙子哈哈笑道:“原来你是程天云那老贼的外孙女,若那老贼尚在人世,你倒可猖獗,如今他早已命归黄土,你便仗着你妈妈是混元派掌门夫人来吓别人吗?”

原来程青便是万无影的女儿,只因万无影当年醉酒过后,同别的女子发生情事,那女子怀了身孕,携着父母同去混元派,万无影已娶程秋水为妻,不愿再娶,岂想那女子生性单纯,便此自缢。累得程秋水惹人闲话,说她嫁给如此多心薄情之人,因此对万无影满心幽怨,终日在混元派别院里,足不出户,其时程青只七八岁,她伤心之余,使个性子,便将万青改了姓氏,随自己姓程,万无影自是无可奈何。

那程天云则是程秋水的父亲,程青的外公,当年身职武林盟主,其武功震古烁今,人人拜服,尤以拳法驰名,所使的“八荒神拳”世无抗手。这程天云乃是位爱国之士,当年见国家边境屡受鞑子侵扰,民不聊生,因此邀了武林好手前往边境共抗外辱,岂知鞑子首领并不出战,只派下属循环迎战。程天云心想如若首领不除,战争终究不可消停,于是趁着夜色潜入敌营。不想鞑子深恐敌人暗施偷袭,早已布下机关重重,怎奈程天云武功虽强,终是皮肉之躯,受不了这万箭穿心,终于战死。

程青自小受了母亲告诫,对万无影也是毫不理睬,这时听红绫仙子说到混元派掌门夫人,怒道:“呸,什么掌门夫人!你当我妈妈稀罕麽?”

红绫仙子笑道:“凭你怎么说,我念在程老贼当年于我有恩的份上,今日便救你一救。”说着替她解了绳索,挽着她信步走向门外。

程青见青城十雄适才还嚣张跋扈,不将红绫仙子放在眼里,此刻却似耗子见了猫一般,原来也是呈口舌之争的**小人罢了,当即怒道:“你们不是不曾惧怕过别人,怎地见到这位神仙姊姊便吓成了这般模样?待我杀了你们替我杨大哥报仇。”说着便要上前拔剑。

青城十雄畏惧红绫仙子,畏畏缩缩不敢说话,心想今日性命休矣。

红绫仙子听程青叫自己神仙姊姊,不由得心花怒放,暗道:“生平虽常听人夸我美貌,却也无人这般叫我,这小妮子倒是可爱。”说着拉了她径往外走,道:“同这群鼠辈废什么话?”

程青被她一拉,不自觉跟随她快步奔行,瞥眼间只见红绫仙子衣诀飘飘,奔跑起来直如步行,毫不费力。程青渐感脚步落后,跟她不上,幸得红绫仙子拉着她,才不致落在身后。红绫仙子越奔越快,程青只觉耳畔风声呼呼不绝,心中害怕,急道:“神仙姊姊,你带我去哪儿?”

红绫仙子道:“你瞧,是我厉害些,还是你妈妈?”

程青听她这般问,暗想:“原来你拉着我跑这么快,却是要显示神通,好胜过我妈妈。”但确实比程秋水更胜一筹,当下说道:“我妈妈也差不了多少。”

红绫仙子笑道:“小妮子聪明的紧,心中知晓我厉害,又恐灭了你妈妈威风,因此说差不了多少。”程青被她猜中心事,脸上一红,不去答话。

红绫仙子见她不说话,又道:“你既知我厉害,如何不拜我为师?你若做了我徒儿,我将毕生武学尽数传授于你。”

程青忙摇头道:“不可以的,我妈妈才是我师父,她教我不可拜别人为师。”

红绫仙子倏地停下脚步,怒道:“你这女娃好不识趣,世上想拜我为师的人不知得修几世之福,如今我破例受你为徒,你竟如此不知好歹?”

程青见此处乃是荒山辟谷,不知被她带到了什么地方,忙道:“神仙姊姊,你带我去寻我妈妈,我不要拜师。”

红绫仙子脸上怒气更甚,伸手抓住程青脖子,喝道:“你好大胆子,就不怕我杀了你?”

程青见她忽然发怒,手掌掐住自己脖子,险些喘不过气来,慌道:“快……快放开我。”

红绫仙子见她小脸涨得通红,心中一软,松开了手,柔声道:“弄疼你了罢,你到底拜是不拜?”

程青见她相貌虽美,性格却是多变,生怕就此被她杀死在野外,落得个尸骨无存。心中惶急,眼泪倏地掉了下来,哭道:“我要回去,你这般凶巴巴的,我偏不拜你做师父。”

红绫仙子见她双眼闪动,泪珠晶莹剔透,宁死也不肯屈从,心中登生爱惜之意,暗道:“我一生杀人如麻,怎地今日竟被这女娃给弄的心软。”道:“罢了罢了,你既不肯拜我为师,那你只好挨苦,等哪日想通了再说不迟。”说着点了她穴道,携在腋下,径自而去。

她一路往南而去,尽择一些难走的山路,肚子饿了便摘些野果来吃,每隔几个时辰便又将程青穴道重点一次。如此多日,竟来到苏州城。

两人到得城中,程青见城中灵气十足,诸家女子穿着清新,貌美动人,不禁感叹道:“想不到江南女子,一美至斯,若我生在此地只怕也是个十足的美女了。”忽又问道:“神仙姊姊,你带我来苏州做什么?”

红绫仙子见城中行人来往不绝,手中提了个人始终不便,于是解了她穴道,说道:“你若敢动一丝逃跑之意,立时便要你命丧黄泉。”说完继续前行,程青心中害怕,也只得跟随尾后。

这时已近黄昏,两人来到无锡城,用过晚饭后又续前行。程青不知她来无锡做什么,但如此风景,不好好欣赏岂不可惜?走得一番时辰,已来到太湖边上。

程青从未来过太湖,放眼望去,但见垂柳依依,碧绿的湖水在夕阳的照耀下闪闪烁烁,犹如万千金子挥洒湖面,当真美不可言。虽是六月天气,这里却尤似早春。当此情景,程青只觉身处仙境,惊叹不已。再看红绫仙子时,只见她望着湖面发呆,显得惆怅万分,眼中透出丝丝幽怨。

两人正各想各的事情,忽见湖面上划过来一只小船儿,掌船的是个老渔夫,那小船上堆了许多菱子,想必是这渔夫刚去摘的。只见那渔夫剥了一个菱子放入口中,随即叹了口气,唱道:“画阁归来春又晚,燕子双飞,柳软桃花浅。细雨满天风满院,愁眉敛尽无人见。独倚阑干心绪乱,芳草芊绵,尚忆江南岸。风月无情人暗换,旧游如梦空肠断。”

这渔夫唱的是宋时大词人欧阳修的《蝶恋花》一词,词中虽写的是春愁,此刻用在这番情景下却别有一番韵味。那渔夫歌声甫歇,程青便忍不住格格娇笑道:“江南人氏生在这般雅地,倒也真有闲情,一个老公公竟也唱起这般娇柔的词儿来。”

红绫仙子听得他唱到“风月无情人暗换,旧游如梦空肠断”时,眼中竟闪起泪花,趁着程青不注意,急将泪花拭去,道:“小姑娘只是瞎笑,怎知词中相思之苦,惆怅之意。”

程青见她满脸愁容,问道:“神仙姊姊,你怎么不高兴了?”

红绫仙子道:“我高不高兴与你有什么相干?你又不肯认我做师父。”

程青听她又说到师父二字,当即住口不再说话。红绫仙子见她不答话,道:“你叫那渔夫过来。”

程青答应一声,朝那渔夫叫道:“喂,老公公,神仙姊姊让你过来。”那渔夫看了她们一眼,知她们不是本地人,回道:“我这船不渡人的,姑娘还是另寻他人吧。”红绫仙子脸上忽怒,飘身而起,双脚在湖面上轻轻一点,已然落在了小船里,只吓的那老渔夫险些跌入湖中。红绫仙子不待他说话,拎着他衣口,又是几个起落便回到岸边。这身轻身功夫当真是出神入化,恐怕连青城十雄的“水上漂”吴老八也尤有不及。

红绫仙子将那渔夫一放,道:“今日瞧在你与我有同病之苦的份上,便饶你一命。”说完携着程青跃到那小船上,将船桨给了程青。程青回头望着渔夫,哈哈大笑道:“好玩,真好玩!神仙姊姊果然了不起,若是我的武功有你一半儿好,那可不得了。”

原来那渔夫适才唱那首词,正打中红绫仙子的心事,故而才留他一命。那渔夫却兀自吓得魂不附体,委顿在岸上说话不得。

红绫仙子见程青笑的天真烂漫,实是可爱至极,道:“快些划船罢。”

程青答应一声,一边赏着两旁景色,一边悠悠然划着小船儿,划得片刻,脸上忽显愁容,暗道:“要是杨大哥也在这里就好了,如此美景,我若能和他一起欣赏,那可再好也没有了。”红绫仙子见她似有心事,问道:“怎么,这里景色不好吗?”

程青笑了一下,道:“好,很好,只是……”

红绫仙子脸有不快,不待程青说完,喝问一声:“只是什么?只是和我一起不自在么!”

程青见她又沉起了脸,急道:“没有,我是说,只是杨大哥没在这里,不然见到这么美的景色,和神仙姊姊这么美的人儿,他一定很开心的。”

红绫仙子听她赞美自己容貌,同美景齐比,心中略喜,又听她言语之中,颇带遗憾,问道:“你口中的杨大哥可是你心上人?”

程青忽然脸颊一红,双目横飞,娇羞道:“呸,才不是呢,他那般呆气,我才不拿他做心上人。”话虽如此,心中却是甜甜的说不出的受用,她只十六岁,于男女之间的事似懂非懂,也不知为何,这几日来,总一心记挂着杨君。

红绫仙子见她娇羞可爱,叹了口气,道:“当初他与我便是在这湖上共游,嘿嘿,当真是风月无情人暗换。”说到这里,想起当年与白慕华湖上同游,如今旧地重游,早已物是人非,只得苦笑。

小说《乱世逍遥记》 第一一章 故地重游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修仙小说
  2. 灵异小说
  3. 宫斗小说
  4. 古言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