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宠文学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您的位置 : 萌宠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良妻有毒
良妻有毒

良妻有毒 画堂春梦 著

已完结 姚婧姝星遥 轻松爽文未来婚姻爱情科幻

更新时间:2019-10-09 10:56:34
《良妻有毒》讲述了姚婧姝星遥之间的爱情故事,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只因在人群中多看了一眼,我就认定你是我的妻。”星遥邪魅的笑道。都说她毒良妻,姚婧姝偏生不是,深宅内苑多是非,她只做傲娇的自己。...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夏氏原本想来奚落婧姝,妒妇的本性就是见不得别人比她强,婧好是她的亲生女儿,怎么可以让婧姝比下去。然而正所谓偷鸡不着蚀把米,也是打从进姚家的门头一遭——挨了老爷的巴掌,又被老爷在脑门上敲暴利。见老爷真恼了,就又堆着笑脸老爷,哪知老爷这回是真气了,根本不给她顺着竿子往上爬的机会。厉声道:

“我看你是到头了,你哥哥如今在甘肃当知州,改日我会写封信给他,让他带了你回去。”

老爷这是要休妻,夏氏只觉五雷轰顶,“啊”的叫了一声人像棉花似的瘫软了下来。

“娘。”姚婧好见状哭着跑过去,抱住夏氏,若娘被爹打发到舅舅家去,她将如何安生,婧好抬头看爹,见爹满脸怒容,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喘。

婧姝知道爹一向不大喜欢夏氏母女,爹是读书人,不爱那起子碎嘴的妇人,夏氏就是一个爱挑弄是非的人,心眼儿又小,做出来的事又毒辣,自从娶了娘,听说爹再也没有去过夏氏屋里。婧姝发现爹的神色不对,除了愤怒,还有鄙夷,爹的这位妻子太让他失望了,所以才会是这副表情。

余氏母女还是站在门口,见老爷正在气头上,连屋都不敢进。此时婧媚和婧姝两个正好看了个对眼,婧媚一脸诧异,她才刚过来,不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只知道爹生气的样子很恐怖,是她从未见过的。平时就属婧媚最活泼,可看了爹的模样再也不敢出声。

“老爷,你真的要撵我走吗?我知道今天说了婧姝几句,那也不过是出于我这个做大娘的好意提醒快要嫁人的女儿将来去了婆家好生做人,到底婆家比不得自己家里,有爹疼,有娘爱,就算做错了事都有人好生教导指点,秋月今天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一片好心全被老爷糟蹋了,呜呜——。”说完夏氏坐在地上就那样哭了起来。

“哼,你还敢嘴硬,刚才辱没婧姝的话我可都听见了,不知道你的心有多毒,居然咒婧姝,不妨老实告诉你,未来姑爷既不是你口里的浪荡子,也不是你所说的纨绔子弟,他是我见过的最好的富家公子。你回去吧,没有我的吩咐不许再踏进香樟苑半步,更不许靠近我的婧姝。”老爷说话声音虽然不响,但却掷地有声,很有力量,夏氏开始撒泼,躺在地上嚎哭起来,老爷气的用拄杖打她,边打边骂:

“没脸的东西,说起来还是我晦气,摊上你这个搅家精,若不是看在婧好的份上,我早就让你哥哥领回去了。年轻的时候不知事还可以原谅,我老想着等上了岁数你的性子自然会沉下来,哪知竟是个不开眼的,越老越糊涂,越老越不知轻重,若我再不拿你作筏,别说女儿,就连这个家都快被你弄散了。”说完姚子柏正好看见缩头缩脑站在门口的余氏,用手指指着她,说:

“你去给我把老陆叫来,我即刻就回房写休书,写好了立即让他儿子去甘肃,叫她哥哥领回去!”

“老爷,这——”余氏犹豫不决,若真的照老爷说的去做夏氏的命运不就悲惨了,余氏只忸怩着不肯去。老爷见状,提高音量喝道:

“你还不快去叫老陆,今儿个是不是都反了,连我说的话都不听,看来是我平时太纵容你们,才会把你们**成这样,好,好,从今往后我就摆出老爷的谱来,以镇夫纲。”

夏氏见老爷主意已定,一纸休书对一个女人来说是莫大的耻辱,况且若真的被休,她只有重新回到娘家去,娘家只有一位哥哥,爹和娘早就去了,纵然还在,她只不过是一个孤女,养母对她一向刻薄。断然不能让老爷把我休了,断然不能啊。只见这夏氏翻了翻白眼,一口气上不来,昏倒在地一动不动。

“娘,娘——”婧好见娘昏厥,想,这还了得,若娘就这么去了,这个家可还有她的立足之地?

“老爷,这,快救人呢老爷。”余氏一把掐住夏氏的人中,夏氏就像死了似的一点反应都没有,余氏急的不行,让姚子柏救人,姚子柏就像没听见似的,冷笑着哼了一声,道:

“这么多年过去了,没想到还是那点子鬼把戏,真是一个不长进的东西。”

婧姝差点笑出来,毕竟是夫妻,爹多了解大娘的为人呢。

那夏氏果然不是真厥倒,她只想以此博取老爷对她的同情,只是如今似乎有点骑虎难下,若就这么醒转过来不就露馅了吗。没有办法,只能继续装。

婧姝忽然灵机一动,想到一个教训夏氏的办法,她故意大呼小叫:

“你们说大娘这副模样像不像当年奶奶中风时候的样子?”

沈槐家的正色道:

“三姑娘说的不错,奴婢一见大太太的情形脑子里立即想起老太太当年生病时候的样子,记得那天刚睡过午觉,老太太正站在院子里跟奴婢说话,忽然瘫了下去,把奴婢吓得什么似的。三姑娘,大太太莫非也——”沈槐家的到不是配合婧姝在那里演戏,她是真觉得大太太瘫在那里的样子像当年的老太太。

婧好见沈槐家的说起中风的奶奶,仔细看了看夏氏的样子,觉得跟奶奶是很像,如今能救娘的人只有婧姝,因为婧姝从小跟爹学医,让爹来救娘他又怎么会肯。

“婧姝,求求你,救救我娘吧,我瞧着觉得我娘现如今的情景跟奶奶中风那回的情景一模一样,婧姝,我就这么一个娘,求求你行行好,救救她吧。”婧好哭的很伤心,还上来抱住婧姝的腿让她救人。

婧姝显得有点为难,道:

“我的医术都是爹教的,论理爹比我高明了好几倍,为了病人着想,我看还是去求爹吧,若你不方便去求,就有我替你去求。”

“婧姝。”葛氏拉了拉婧姝的衣袖,对她使了一个眼色,意思是救这起子小人干嘛。婧姝微笑着拍了拍娘的手,说:

“娘,宰相肚里能撑船,况且人家在危难之际,我们能帮还是要帮一下。”

“是啊二娘,佛都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虽然平时我也不大喜欢大娘这个人,她处处针对三姐姐,那嘴比刀子还尖,真能把人戳死。”婧媚是个口硬心软的,尽管也讨厌夏氏的为人,但却没有落井下石。

婧好抱着婧姝的腿苦苦哀求,夏氏原就是装病,没想到众人以为她真病了,还说像当年老太太病着时的光景,如今夏氏也是骑虎难下,若在这个节骨眼上忽然好了全盘计划不就泡汤了。夏氏是想装病博老爷同情,他总不见得把一个病人赶出府去吧,可是若不醒转过来谁知道那姚婧姝会怎么救自己,说不定会被她救死。

婧姝何等聪明,她早就看出夏氏装病,见婧好等人求她救人,婧姝勉为其难答应下来,说:

“让你们去请爹救人你们又不肯,到底我的医术不如爹,万一有个闪失怎么办,万一救不好反伤了人怎么办?”

婧好见婧姝这么说,急得哭道:

“你只管尽全力救人就是,反正娘也已经到这个份上了,你就死马当活马医,救不好我也不会怪你,若你不相信我说的话,三娘,婧媚,蓝嬷嬷,这屋子里的丫鬟婆子大大小小老老少少都可以做个见证,我姚婧好不会追究姚婧姝救夏秋月的过失。”

婧姝仍旧为难,因为表演的太真实,连绵绵被骗了,她在婧姝耳边轻声道:

“小姐,你就装模作样救一下吧,反正那姚婧好都已经说了,就算救不活都不会追究你的责任。”

婧好见绵绵在婧姝耳边嘀嘀咕咕,以为绵绵给娘下绊子,让她不要救娘。于是婧好又求婧姝,还给婧姝磕头,婧姝忙扶她起来,觉得是时候把这场戏推向**了。

“饶是姐姐这么说,就算救坏了人也不会怪罪于我,那么我就下手了,绵绵去屋里把我的药箱拿过来,还有放在柜子里的那套银针也一并拿来,屋子里不要站这么多人,只留三四个力气大的婆子给我打下手就行。”

婧好见婧姝终于肯救夏氏,对她感激的不行,把下人们都赶到外面。婧好简直把婧姝当救命恩人,婧姝让人把夏氏抬到屋里,于是婧好命几个力气大的婆子像抬死猪似的四仰八叉的抬着那两个鼻孔一个鼻孔出气的夏氏回去。婧姝走在这些人的后面,她知道娘有话要对自己说,所以才走在最末。

“娘,别担心,我有分寸的,夏氏是装出来的。”

“啊?”葛氏吃一惊,愣怔的看着婧姝。

婧姝笑了笑,对葛氏道:

“放心,我不会伤她分毫,但却会令她永远记住今天这个教训。”

尽管婧姝说的云淡风轻,但葛氏仍不放心,说:

“她若真病了你到还好救,如今只是装病,你可怎么救?”

婧姝知道娘会有此问,轻拍了拍她的手,笑道:

“放心,一切全在我的掌握之中。”

此时的夏氏真是苦不堪言,那几个抬她的婆子平时都是粗使的,笨手钝脚,夏氏只觉浑身酸痛,但又不甘心放弃,为今之计只有装病才能让老爷不休了她,也就只能咬牙挺着。

姚府,绒苑。

婧姝让人把夏氏放在床上,从绵绵拿来的一大包银针里挑了一根细长的出来。

“点蜡烛,我要给银针消毒。”

“快去拿蜡烛。”婧好对边上的蓝樱说。

“婧姝,你可要当心,这么长的一根针扎下去可不是闹着玩的。”葛氏还是担心婧姝会把没病装病的夏氏治坏,尽管她对夏氏没有好感,但怎么说也不能暗箭伤人。婧姝知道娘的心意,笑了笑,说:

“娘放心吧,我有分寸。”

“你有分寸就好。”葛氏只不过提醒女儿一声,知道善良的女儿断不会暗下杀手,置那夏氏于死地。

母女两的对话自然传到夏氏耳里,她本来就是清醒的,如何不知道银针是什么,而且听说婧姝拿出来的这根针又细又长。

“若是那丫头借机下手害我,不被害死,恐怕也丢了半条命。”夏氏心想,额头上的汗一下子冒了出来,婧姝只当没看见,婧好以为娘病情有恶化,急得叫了起来:

“婧姝,你快看我娘,我娘这是怎么了?为何脸上都是汗?她会不会,会不会——”底下两个字婧好到底不敢说出来,说出来未免晦气。

婧姝把银针在火苗上烧了会儿,皱起眉头,一本正经的说:

“这可如何处置,我也不知道怎么下手了,还是把爹叫过来吧,看大娘的样子像是中风,可我没有临床经验,只知道中风的人半身不遂,手脚冰冷,大娘额上冒汗,身上烫得像火炉子,看起来不像中风的症状,但同时又身体僵硬,双眼发白,像极了中风的症状。大姐,为了谨慎起见,还是把爹叫来吧,我记得奶奶当年发病的时候是爹救治的,他的经验比我足。”

婧好碍于颜面,另一方面也是从小就不上姚子柏的心,今天又见爹大发其火,婧好是断然不会去求姚子柏救夏氏的,她只拉着婧姝死命求她救人。婧姝也不想看见婧好声泪俱下苦苦哀求的模样,但她手上那根针是不好真的扎下去的,她在等夏氏自动醒转,所以才会说这些废话。

“哎哟,哎哟,疼死我了,疼死我了——”夏氏没有办法再装下去,她以自己的心性去猜婧姝,觉得她定会趁机下手置她于死地。此时不醒转更待何时,夏氏的识时务可能就表现在这里。

“娘,娘你醒了,娘。”婧好喜极而泣。

婧姝冷眼旁观,把银针给绵绵让它放好,绵绵嘀咕道:

“害得我没命似的跑回去拿,拿来了又不用。”

那夏氏尽管已经醒转,可仍不想让人觉得她好了,没事了,若这样老爷的休书下来了怎么办。刚才婧姝说中风的人半边身体不好动,她也记得当年老太太中风的时候嘴还是歪的,说起话来含糊不清,夏氏便有样学样,端的是惟妙惟肖,连沈槐家的都看得呆了,无奈的摇了摇头,愁眉苦脸的说:

“大太太中风的样子跟老太太一模一样。”此时不止沈槐家的觉得夏氏中风的样子跟老太太像,底下几个服侍过老太太的婆子都也觉得夏氏中风了,和当年的老太太患了一样的病。

婧姝没有兴趣看夏氏接下来的表演,只说:

“大姐好生照顾大娘,若是需要我每天都过来给大娘行针,只是一旦中了风半边身体是肯定不中用了,嘴也会一直歪着,吃饭的时候小心喂食,恐食物流到气管里去,这样会阻塞呼吸,气绝而亡。”

“死丫头,说成这样,巴不得我死吧。”夏氏心里恨得什么似的,可仍要装病人的样子,鼻子里哼哼唧唧显得很虚弱的样子,嘴真的比刚才更歪了,婧姝看了暗自好笑,想,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以后就慢慢装病人吧,半边身体不好动,嘴又得歪着,这样的日子看你怎么过。

“娘,虽说大娘已经醒转了,可我仍不放心,想回去给她抓一副专治中风的药。”婧姝话音刚落,躺在床上半身不遂的夏氏以含糊的声音说:

“不,不用,不用抓药,我不吃的。”

夏氏担心婧姝银针扎不死她,就在药里下毒毒死她,因此才会有刚才那一出。只是她反应太快了点,一屋子人全都向她投去不解的目光,当年老太太中风的时候可不是这样,迷迷糊糊的,有的时候连叫她都不知道,看来大太太中的风跟老太太中的风不是一样的风?下人只知道胡乱猜疑,婧姝差点笑出来,强忍着笑,还要装出一副吃惊的样子:

“大娘,你能说话?我记得医书上记载中风的病人三日之内是不会开口说话的,即使能说也只是含糊其辞,怎么大娘刚才的症状跟医书上记载的完全相反,不行,我得去找爹,向他老人家好好请教一下,说不定大娘不是中风,而是别的什么毛病。绵绵走,跟我一起去找爹。”婧姝抬脚走了出去,绵绵紧随其后。

“小姐跑慢掉,小心被裙子绊到,摔一跤。”绵绵见婧姝跑得太快,担心她会摔着。

等出了绒苑,婧姝再也撑不住,见四下无人,蹲在地上笑了起来。绵绵见了婧姝的样子,一头雾水,疑惑的问她:

“姑娘,你这是怎么了?”

婧姝见绵绵一脸狐疑,就止住笑,对她说:

“夏氏装病。”

“啊!装病?”

婧姝一五一十对绵绵分析夏氏为何装病,绵绵觉得姑娘说的不错,装病对如今的夏氏来说是最好的办法。

姚府,香樟苑。

婧姝把夏氏装病的原由说给娘和沈槐家的听,葛氏自然感慨一回,一个女人落到要被丈夫休书的地步,终是悲惨的。葛氏深知老爷的性子,一旦他决定的事情任何人都无法更改,饶是看见夏氏病了,老爷仍然写了休书,已经让老陆的儿子送去甘肃夏氏的哥哥家。

“娘,我想去看看爹,被大娘闹了一场,爹心里肯定也不好受。”

葛氏见女儿如此说,点了点,道:

“你去安慰安慰你爹,叫他保重身体,听说你爹把自己关在房里,下人送饭进去也不肯开门,你去劝你爹把饭吃了,你爹最疼你,娘相信这个时候你爹也只有听你的话。”

婧姝跑去姚子柏住的蒲苑,在去以前亲自下厨做了几个爹平时爱吃的菜带去。她知道每次有事爹都会喝一点米酒,便盛了一盏米酒,同菜肴一起放在托盘上,命厨房上的一个叫玉儿的小丫头端着,跟在身后,一起来到老爷住的蒲苑。

小说《良妻有毒》 第十三章 病体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轻松爽文小说
  2. 未来小说
  3. 婚姻爱情小说
  4. 科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