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宠文学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您的位置 : 萌宠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云想衣裳花想容
云想衣裳花想容

云想衣裳花想容 弦九 著

连载中 荣靖洛娥

更新时间:2020-04-02 16:35:17
主角叫荣靖洛娥的书名叫《云想衣裳花想容》,是作者弦九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虐恋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那个误闯药王谷,与我朝夕相伴的少年郎,他在新婚时没认出我,婚后一年,他只知我是他心上人的良药……他轻她贱她,弃之如敝履破冠,自有人珍之重之,视她若明珠玉璧...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走出几步后,我回过头去,又见赵婉婉娇笑着送了目光过去,因为荣靖背对着我,我并不是很能看得清他的脸,只是从他饮酒的频率,猜测得出,他一定很是欢喜。

欢喜多年痴心,终成正果,欢喜我识趣的离开,终不用应付我的蛮缠。

“娘娘,你的手?”

小鸠儿惊呼出声,我这才发觉,我手上的血染了她满身。

我道歉:“对不住啊,你新得的衣裳,就这样给你弄脏了。”

小鸠儿气得险些要呕出血来:“娘娘又拿我玩笑。”眼泪啪嗒地掉,双手颤抖着要过来替我包扎。

我拂去她的手,腆着笑脸:“好啦,去换身干净衣服过来,再去取金疮药,我在这里等你。”

小鸠儿片刻不敢耽误,抹着眼泪就去了。

她走后,我才忍不住找了个最近的美人靠坐了下来,一把撕扯掉先前荣靖替我包扎的巾帕。

上面涂抹了药,从一开始映儿递过来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

习学医术时,师傅夸我天资好,其中一项,就因我那异于常人的嗅觉,不仅能辨出数百种草药的不同之处,还能将近乎无味的药物认出来。

可当时众目睽睽,又是荣靖亲手替我包扎,我不愿惹麻烦,也不愿,就连与他的片刻温暖,也要破碎。

所以我选择了沉默。

虽我不知这到底是个什么药,但是药性猛烈,尤其在荣靖狠按过之后,药物似乎渗透进了骨髓,疼得我几乎当场想要死去。

我曾试图用酒压制,可酒入肠肚后,痛楚未减分毫,反而有种越演越烈的趋势。

不行,得走远些,不能叫人发现。

这样狼狈的我,落在大岳人的眼中,就只能是笑话。

他们不会有人问一问原因,只会在茶余饭后,说一句靖王府那个苗女,是何等的凄惨,何等的愚不可及。

我跌跌撞撞地走着,毫无目的,不知过了多久,只记得穿过一个月亮门时,脚下门槛太高,将我绊倒在地。

我再没了力气站起来。

蓦地,一双手伸了过来,将我拦腰抱起,带到了一个水榭当中。

及至他将我放下许久,我忽觉掌心尚握着的碎片被人拔了出来,有粉末状的药洒在上面,一阵疼痛过后,一块白布轻轻裹在了上面,包住了伤口。

我没敢抬眼去看那人。

过了很久,我才听见头顶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阿洛,你悔吗?”

阿洛,你悔吗?

寥寥数字,却足以将我筑起的所有坚强一举击破。

抬起头,眼前是俊秀清朗的面容,看惯的月牙白袍子,外面罩了一件佛头青刻丝白貂皮袄,将他的身形映得愈发落拓不羁。

多年再见,故人依旧。

眼前似有什么遮住,忽然朦胧起来。

“阿洛,别哭。”

他就将我抱在怀里,按住我的头,任我的泪水将他胸前衣襟打湿。然后一句轻声抚慰,将我所有的伪装化作破堤洪水,一发不可收拾。

“疼吗?”他问我,“阿洛,让我带你离开吧。这一次,无论如何,只要你说一句好,就是死,我也一定护你周全。”

小说《云想衣裳花想容》 第17章 药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