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宠文学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您的位置 : 萌宠文学网 > 小说库 > 重生 > 薄爷我们领证吧
薄爷我们领证吧

薄爷我们领证吧 沐歌 著

连载中 向暖薄南城

更新时间:2020-09-16 16:38:11
主角是向暖薄南城的小说叫做《薄爷我们领证吧》,它的作者是沐歌写的一本豪门甜宠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前世,父母惨死,集团倒闭。她被绑匪撕票的那一刻,亲眼看着他抱着另外一个女人,温柔的说,“别怕,有我在,谁都伤害不了你。”一朝重生,回到七年前,向暖被从孤儿院接回家的那一刻,她发誓要将痛苦加倍偿还给这对...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她清楚感觉到,男人的指腹在她伤口处不断摩擦。

粗大的骨节不经意碰到她腿侧。

向暖面色潮红,颤栗着,闷哼着抓紧床单,“薄南城,你,你停下。”

对比她的狼狈,薄南城冷静寡淡,手指又快又准的将墨绿色药膏涂抹到她身上。

“呱噪。”薄南城一道冷冽的视线过去。

向暖咬着牙,纤细的小手用力摁住他大掌,目光直直盯着他:“你停下,我可以自己来。”

自己来?

她伤口在腹部,要自己上药得半起身才能办到,那样伤口铁定渗血。

薄南城自不会让她动手,他阻止她小手捣乱,动作利落的上完止血药,从铁质托盘上取来纱布,摁在她伤口上。

他这手法和力道都是在部队练的,如今换成一个小女孩,也不知能不能受得住。

“会疼,尽量忍忍。”

“嘶——”向暖倒吸了一口凉气。

薄南城的手下不过才叠了一层薄薄的纱布,向暖就已疼到额头上冒出细密汗珠。

她咬牙狠抓床单,强迫自己冷静,不想在外人面前露怯。

“很痛?”薄南城叠着纱布,听到她难耐的细音才睇向她。

“还可以。”

薄南城冷嗤一声:“你确定?”

“这点痛不算什么。”她倔强别过头,猛地感觉脖子一凉。

向暖下意识伸手摸了一下,是血。

“你也受伤了?”她心里升起一丝担忧,立刻转过头,想看薄南城哪里受伤了。

倏然,四目相对。

向暖感觉心跳慢了一拍。

薄南城的脸距离她,不足一根手指,残留的雨水还在顺着他额前的碎发,往下滴落。

“小伤,不碍事。”是刚才被歹徒的刀片划伤的,伤口在手臂上。

他说的轻描淡写。

向暖看着他的凤眼薄唇,竟莫名有些口干舌燥,“可是……”

病房的门,就在此时被人推开了。

“小暖,你没事吧?”闻声赶来的江素红手里拎着袋子,推开门的同时,猛的怔住,“你……你们”

她惊诧的盯着看似举止亲昵的男女,这……她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

向暖呼吸一紧。

妈妈怎么来了?

向暖尴尬到头皮发麻,她意识到自己的手还抵在薄南城胸口,连忙将他推开。

薄南城眸中沉色渐浓,却仿佛什么事都不曾发生似的,起身打理领带。

他面色已恢复如常,“既然伯母来了,我就先走了。”

话落,他垂下手臂捏住被子一角,向上提到向暖肩膀处,将她孱弱纤细的身段盖住。

江素红愣了又愣,好半天才回过神来,试探性的问,“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

“伯母说笑了。”薄南城开口,磁性的声音回响在病房内,“这个时候,向暖身边最需要的就是您的关怀。”

江素红心中,不免对这个未来的女婿,满意度又增加了几分。

“我就是来看看小暖,伤着哪儿了没?!”她进病房,放下拎袋后担忧的问向暖,“这好端端的,怎么就出事儿了呢!”

“我遇到了抢匪,刚好遇到薄……南城,是他救了我。”向暖抢着回答,她声音十分平静,像叙述微不足道的小事。

薄南城并未戳穿她善意的谎言,站到一旁,给江素红腾了位置。

江素红心疼地来到床前,“小暖,都怪妈妈不好,总是保护不好你。妈妈一定不会放过伤害你的坏人的!”

她是发自内心的自责。

向暖垂下眼睫,眼睑处只留下淡然与冷静,她知道江素红心软,即使知道幕后主使是她的亲生女儿,也不会对向天美做什么,她还是只能靠自己。

不过她还是说,“知道了,妈妈。”

江素红擦着眼睛起身:“南城啊,今天多亏了你救下小暖,还派人通知我们,不然我都不知道女儿受了伤。”

“举手之劳。”薄南城看了看腕上的手表,而后沉声嘱咐向暖,“我有事先走了,你好好休息,有需要可以随时打我电话。”

向暖动动唇,“好。”

薄南城这才拿起椅背上的西装外套,颔首和江素红打完招呼后,大步离去。

直到病房的门重新关上,江素红才放下了心,坐在床边给向暖削苹果,顺嘴询问遇‘抢匪’的具体情况。

向暖直接胡诌了过去。

因伤势过重,医生建议她留院。

将江素红劝回家后,向暖开始闭眼休息。

直到有特殊生理需求,她才下了床。

为了避免伤口二次受伤,向暖沿着医院的长廊走的很慢,在路过透析室门口时,却撞见了出乎意料的一幕。

“景宇,我……不知道能不能撑到肾源到。”

嗯?

熟悉的女音落入耳里。

向暖脚步骤然停下,她靠在墙壁上,脚缓缓向外移动,眼角的余光就看到坐在长椅上的憔悴女人——

是楚熏。

楚熏抱着慕景宇,还在说些什么,慕景宇抚着她的脸颊,似乎是在不停的安慰她。

二人的动作十分亲昵。

向暖一怔,重生前的那一幕仿佛又一次浮现在了她的脑海里,生生的撕扯着她的心脏。

她手指抓紧墙角,嘴角浮现一抹自嘲的冷笑。

原来,楚熏和慕景宇相识、相恋的时间,比她所知要更早。

“我已经找到肾源了,很快你就能做手术了。”慕景宇体贴地扶起楚熏,“走,我们先去把透析做完。”

眼看着慕景宇要带着楚熏过来,向暖收敛身形,背对着两人往洗手间走去。

解决完生理需求,向暖站在镜子前,狠狠洗了把脸。

她双手撑在水池两侧,望着面前脸上、碎发上都带着水渍的少女。

透析。

肾。

这三个字像梦魇一样,勾起了一段她都快忘记的往事。

那是一个假期,慕景宇带她去雪山滑雪。

她记得自己在滑雪的时候,摔了一跤,昏了过去。

再醒来时,慕景宇却告诉她。

她撞破了肾脏,只能摘除掉。

当时她没任何怀疑,可现在想起来……

向暖下意识摸向腰上某处,如今并不存在的刀疤。

原来,慕景宇接近她是为了她的肾。

可既然前世他已经拿到了肾,为什么没有与楚熏远走高飞,反倒留了下来?

这个问题盘旋在向暖的脑子里,迟迟不散。

小说《薄爷我们领证吧》 第17章 接近她是为了肾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