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宠文学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资讯 >

(精品)太子又离家出走了小说 第十章 我想带你走!

发表时间:2022-05-14 18:59:09    编辑:泪冰清
太子又离家出走了

主角是陆希希君北宸的小说叫《太子又离家出走了》,是作者酸甜柚子最新写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就连吃个面包都能被噎死,然后穿越?行吧!既然上天如此安排,那陆希希也只能诚心诚意的接受了。她是一个...

作者:酸甜柚子 状态:已完结 类型:言情
立即阅读

《太子又离家出走了》 小说介绍

经典小说《太子又离家出走了》是酸甜柚子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陆希希君北宸,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瞧着陆希希这一脸认真又忐忑的模样,姜夫人心底一软,又笑了。她的希儿从不曾有这样可爱的表情,瞧着这张熟悉的脸...

《太子又离家出走了》 第十章 我想带你走! 免费试读

瞧着陆希希这一脸认真又忐忑的模样,姜夫人心底一软,又笑了。

她的希儿从不曾有这样可爱的表情,瞧着这张熟悉的脸,姜夫人又拉着陆希希的手,瞧见陆希希手上的蝴蝶胎记,呼吸一滞,道:“我的希儿,我的希儿是不是已经……”

话到嘴边,数次哽咽,偏是不能将一句话说得完整。

陆希希看着姜夫人,思绪忽然飘远了。

若是在原来的世界,自己若也有母亲,知道女儿过世了,会不会也是这般难过的模样?

想着想着,陆希希不自觉地将姜夫人带入自己母亲的角色,面儿上的不自然也少了几分。

她握住姜夫人的手,情真意切地道:“我不是您的女儿,可这身子确实是令千金的。许多话,我便不能多说,您若愿意,往后我便是您的女儿。”

姜夫人闻言,哭着笑了,却仍是追着原主儿的死因不放,道:“我的希儿是怎么死的?”

见姜夫人眸中满含执着,陆希希也就放弃瞒着她了,道:“她把您给的假死药换成了真的毒药。”

原主记忆不全,陆希希并不能理清楚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只能将原主的记忆稍加整理,告诉姜夫人。

知道了整件事情的大概,姜夫人便也就不再追问。

方才与君北宸斗智斗勇,耗费了不少精力,眼下又得知爱女香消玉殒,备受打击,身子便有些撑不住了,她却仍是执意拉着陆希希的手,

她道:“你如此说,定是有难处,我不问你是谁。可你既然借用了希儿的身子活着,那你往后便是希儿,我便有许多事情要交代于你。”

“夫人……”见姜夫人目光一凛,陆希希便立刻改了口,“娘亲直说便是。”

“希儿虽然姓陆,但却是我姜家唯一留下来的血脉……”

无外乎是陆希希看到过的原主记忆那般,她活着最大的任务就是替姜家翻案。

如今原主没了,这任务自然是落在陆希希的身上。

姜夫人执意,陆希希又不得不将她扶着坐起来。

她又从方才取钥匙的布兜里,取出出另一把钥匙,与给君北宸的那把一模一样。

姜夫人咳嗽几声,道:“君北宸自称是弦夜,我是不信的。他这次高调迎娶你的原因,我估摸着是为了姜家的宝藏和你表哥季弦夜,可是这个宝藏,父亲并没有告诉我在哪里。”

陆希希拿着这钥匙,很烫手。

纵然千百个不愿意,可架不住借了别人的身子活过来,她总是要付出些许代价。

姜夫人见陆希希不言不语,面儿上情绪冷了几分,话中又带着几分威胁,道:“你且放心,只要你肯帮我姜家翻案,往后姜家所有的东西就都是你的。若是希儿你不愿意,若是我将这件事情告诉太子殿下,欺君之罪,你担得起吗?”

陆希希不禁张大眼睛看着姜夫人,道:“名声对你们来说就这么重要吗?”

“自然是。”

姜夫人闭上眼睛,等着陆希希的回复。

她的思绪似是又回到了那年夏天,陆彻仕途不顺,日日在馆子里喝了酒便回府中发泄。

陆静娴的母亲出生商贾世家,家中兄长众多,陆彻不敢招惹,原配泼辣,陆彻也不敢招惹,唯一能打能骂的便只有家道中落的姜夫人和陆希希。

那一天,陆希希又叫陆彻打的浑身是伤。

她昏迷了一天一夜醒过来,看着姜夫人,虚弱地说道:“娘亲,孩儿叫希希,希望的希,是不是只要活下去,就有希望。”

那时,她告诉女儿:“是的,活下去便有希望,娘亲总有一日会带你离开陆府。”

后来呢!她终于等到了机会,却丢了相依为命的女儿。

活下去固然重要,可对于她来说,对于这世上唯一的姜家人来说,姜家的名声大过她的性命。

好不容易重活一次,陆希希很惜命的,实在是不想卷进这些莫名其妙的事情,莫名地丢了性命,她还是决定试图说服姜夫人。

她道:“娘,你愿意跟我一起走吗?”

小说《太子又离家出走了》 第十章 我想带你走! 试读结束。

太子又离家出走了
太子又离家出走了
酸甜柚子/著| 言情| 已完结
主角是陆希希君北宸的小说叫《太子又离家出走了》,是作者酸甜柚子最新写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就连吃个面包都能被噎死,然后穿越?行吧!既然上天如此安排,那陆希希也只能诚心诚意的接受了。她是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