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宠文学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您的位置 : 萌宠文学网 > 小说库 > 重生 > 太子每天都在装柔弱
太子每天都在装柔弱

太子每天都在装柔弱 陌上千秋 著

连载中 苏北陌顾清赫

更新时间:2021-04-15 14:26:09
独家小说《太子每天都在装柔弱》是陌上千秋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重生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苏北陌顾清赫,内容主要讲述:天字号牢房中,阴风狂卷,纷飞的雪沫从木头围住的窗外飘进,落在地上的一汪血泉里,血顺着乱糟糟的头发落下,发出轻响。苏北陌的手腕被铁链无力的吊在半空,她半跪在地上,手筋脚筋被挑断,无力的拖着。牢房门前火把...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身后马车里,一瞬间动静全无,苏北陌脚尖轻点转眼上树,顾清赫捂住顾清尘的嘴,压低声音,“你不要说话,就在马车里待着。”冲着梁勇一点头。

梁勇微微颔首,突然一剑挑开门帘,直刺向前方,可是梁勇却扑了个空,前方车夫的位置,此时空无一人。

“好诡异的身法。”梁勇掀开帘子,四处观望,眉头紧锁,“倒是有点像玄羽的身法。”

玄羽之所以是神唐第一的杀手组织,原因其一是因为他们有独门秘籍的轻功,飞檐走壁,去留无痕。

梁勇在树林中执剑四处查看一番,却不知妖娆的猎豹,此时正趴在树梢上,不动声色的抽出短刀,脚后一踹树梢,她像一只离弦的箭一样射向梁勇。

梁勇听到身后一阵风声,头也没回,一剑回挑。

苏北陌凌空一转,刀剑相撞,一路火花。

梁勇被巨大的力道震得后退了几步,却连刺杀者的脸都没看见。

“出来!”梁勇揉了揉震得发麻的虎口,怒吼一声,震飞林中的鸟。

苏北陌站在树梢上稍一停留,下一刻,再次掠过,凛冽的刀带起冰雪,迷了梁勇的眼。

“是谁!”梁勇怒吼一声,苏北陌一刀划破梁勇的膝后,梁勇闷哼一声,扑通一下跪倒在地上,另一把刀砍向梁勇的肩膀。

锵的一声,苏北陌没有听到骨头碎裂的声音,却被一剑挑的向后退去,后背的伤被这剧烈的劲道震得血流不止,她嘶了一声,抬眼看见顾清赫手执长剑,护在梁勇面前。

至少现在,这位三皇子还没变成那个杀人不眨眼的鬼。

“带皇弟回宫!”顾清赫踢起地上的雪,扬向苏北陌。

苏北陌抬手一挥,心想顾清赫你可算是出来了!

梁勇忠君爱主,此时捂着血流不止的腿却怎么也不愿意走,横剑在顾清赫面前,“属下愿意护送二位殿下离开!”

“放屁!”顾清赫怒吼,拎着梁勇的领子将他拽到马车边,挡住苏北陌一刀,猛地踹了过去,“赶紧走!”

马车车帘被掀开一角,那张惨白稚嫩的脸从帘子里探出来,“皇兄……”

苏北陌心生一计,突然抽刀,砍向顾清尘。

顾清赫眼睛都红了,横剑一拦,硬生生将苏北陌的刀拦在顾清尘的眼前。

视线划过顾清尘的眼,顾清尘那双透着虚弱和痛苦,却在看向苏北陌的瞬间亮了一下,紧接着,马车离开苏北陌的视线。

下一刻,后背长剑捅来,苏北陌恍惚一瞬间,只感觉背后寒风乍起,她再想躲开已经来不及了。

几道破风声从边上传来,顾清赫哼了一声,手中长剑差点摔落在地上,苏北陌余光瞥见一个黑衣人向这边跑来,两剑挡开顾清赫的刀,拎起苏北陌飞身离开。

顾清赫咬牙切齿的一剑挥去,却也只能看着两个身影快速消失在林间。

顾清赫拔出手臂上的暗器,拿起来看了看,随手揣进怀里,收剑向皇宫的方向走去。

……

“你疯了吗!”远川师兄一把将她扔到雪地里,推的她一个踉跄,吃了一嘴雪,后背的伤已经裂开,她疼的嘶了一声,跪在地上垂下头去。

“为什么要去杀小皇子?”远川手执长剑站在风雪中,一身黑衣衬着他修长的身形,仿佛自带七分寒凉,冻得苏北陌打了个冷颤。

她垂眼,淡漠的望着被冻得发白的手,上面沾着淡淡血迹,像两朵妖冶的花,“我要杀的不是他。”

“你不应该对他们动手的。”远川抿着嘴,一歪头看见她大腿上空了的刀鞘,“你的匕首呢?”

“丢了。”苏北陌叹了口气,垂下眼去,脑海中挥之不去的,却是顾清尘那张失了血色的脸,和大片大片扎眼的猩红。

“啪”的一声,苏北陌被一个巴掌打翻在地,这一巴掌极重,打的苏北陌眼冒金星,嘴里腥甜,她吐出一口血来,继续低头跪在地上。

远川收起长剑,向后退了一步,拱手作揖,“师父。”

风雪中,一个穿着黑色斗篷的人,静静出现在她眼前,苏北陌没有抬头,积雪冻得她双膝发疼,她也低低喊了一声,“师父。”

“玄羽的规矩是什么。”师父沧明背手而立,中年男人磁性的声音,从黑帽中发出,混着风雪,呼啸传来。

“不涉党争,不涉朝政,不随流派,不入俗世,不动真情,不留把柄。”苏北陌说。

可是上一世,所有的规矩,她都破了。

“焚音。”沧明深深吸了口气,黑袍与黑发飞扬,“你可知今日你的举动,会造成怎样的下场。”

“知道。”焚音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半边脸红肿起来,“是一场关于皇朝的腥风血雨。”

“你既然知道,那今日为何要这么做。”

苏北陌睫毛一颤,眼底未起波澜,甚至还多出了几分嘲讽,“皇朝动荡,与我何干,我只杀我想杀之人。”

“放肆!”沧明一袖挥过去,直接将苏北陌掀翻在地,“自你把匕首丢掉之后,这件事情,就与你有关系了!”

苏北陌的手指轻轻触碰了一下匕首的皮套,眼眸暗垂,心想那匕首在抬上来的时候就丢了,顾清赫也没有找到,那显然,这个东西不在他们身上。

那就只有顾清尘知道这匕首的去处了。

“匕首徒儿自会寻回。”苏北陌拱手,站起来转身就要离开,却听身后锵的一声拔剑声,下一刻,苏北陌弯腰避开沧明的剑,双刀顷刻而出,挡住了沧明的剑意。

“焚音!”沧明手中使劲儿,劲道向下压了一寸,十七岁的苏北陌尚未有与之对抗的能力,扑通一下单膝跪地,狼狈的就地一滚,避过沧明的剑,“给我回来受罚!”

苏北陌没有停留,足尖踏雪已经飞出几米开外,“师父!等我取回匕首,任您处罚!”

身后已经听不见沧明和远川的声音,苏北陌一路迎着风雪,飞跃向神唐帝都最宏伟高大的建筑——皇宫。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