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宠文学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您的位置 : 萌宠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简宁月简霍浮
简宁月简霍浮

简宁月简霍浮 简宁月 著

连载中 简宁月简霍浮

更新时间:2024-06-19 09:12:03
悬疑小说《简宁月简霍浮》,是简宁月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主角简宁月简霍浮卷入了一个离奇的谜案中,故事紧张刺激,引人入胜。读者将跟随主角一起解开谜团。简霍浮充耳不闻,只盯宁月,视线相对。他的压迫不留余地,如同雷暴下黑暗的海水,搅着无底漩涡,吸住她,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管家心有不忍,劝她,“宁月,你忍几日,别跟大公子硬着来,等文菲**结婚,尘埃落定,就不会再针对你。”

宁月体会他好意,“钱叔,我知道了,你安排人开车吧。”

她一日忍不得,倘若不自救,这四天就是等死。

……………………

宁月在一家茶餐厅心急如焚等白瑛。

白瑛晚了整整一个小时才过来,脸色非常难看,一坐下先灌一杯茶。“你肚子里真不是沈黎川的孩子?”

“怎么了?”宁月察觉她不对,“是不是视频手脚被发现了?”

“那倒没有。”白瑛愠怒,“简霍浮给我家老头打招呼,叫我注意言辞行为,交友他不管,狼狈为奸惹到他不行。”

宁月捏紧茶杯把手,“孩子不是沈黎川的。”

别的,她说不出了。

只是怀疑,没有实证,简霍浮就能施压白家。

如若再叫白瑛帮她在体检中做手脚,稍微不慎,引起简霍浮猜疑,完全是害了白瑛。

“不是沈黎川,那是谁?”白瑛狐疑,“简霍浮为了他妹妹,天天监视你,回家晚几分钟,他都要过问。你在他眼皮子底下,能跟谁发展关系?”

宁月满心堂皇,拼力维持表面平静,实在抽不出思绪回答。

她越沉默,白瑛狐疑越大,猛然一道灵光,恍然大悟,“简霍浮?”

轰隆。

宁月面无人色。

茶水被她抖出来一地。

“还真是他!”白瑛立刻确定了,简直怒发冲冠,“他怎么敢?他怎么能?我槽他妈的禽兽——”

她声音不受控,隔壁包厢门,突然咚一声开了。

宁月慌忙拉住白瑛,哆嗦着手捂她嘴,“别声张,我跟他关系要是暴露,简家没人会放过我。”

白瑛稍稍找回理智,扒拉下宁月手,紧紧攥着,“什么时候开始?还有没有人知道?”

宁月跟简霍浮的关系,太禁忌,世俗难容。

她担惊受怕四年,怀孕后更寝食难安。

数不清的害怕聚成洪水,理智勉强拦着,白瑛这句没有偏见歧视的,第一时间的关心,直接一触即溃,让她眼泪泛滥成灾。

“沈黎川跟简文菲酒醉上床。”宁月抱住她,“我那时不接受,跟沈黎川一起找证据,惹到他了。”

白瑛回想,“怪不得当时你忽然放弃。”

话落,她脸色阴沉滴出水来,“还有人知道吗?”

宁月灰败到麻木,“没有了,简霍浮主要是为简文菲,加上关系实在禁忌,他一直谨慎,不会让别人知道。”

“你怀孕——”白瑛拍她脊背,“他有察觉吗?”

“应该没有。”宁月也不确定,“简家都知道我的病,如果不是这次简文菲闹出来,没人觉得我会怀孕。”

“你就是没有怀孕。”白瑛盯着她,十分郑重,“全是简文菲疑心生暗鬼,污蔑折腾你。”

宁月心知她意思,拒绝了。“简霍浮防备你了,他那个人警觉,睚眦必报,你别——。”

“你别自己吓自己。”白瑛训她,“他是人又不是神,我家的医院,我家的医生,他手遮不了天,视频的事他不就没发现?”

“但体检不只你家医生。”宁月摇头,“简霍浮请了京里妇科中医,我母亲不信我,又请市一院妇科主任亲自给我做检查。”

“怎么会?就为了简文菲一个猜测?”白瑛难以置信,“阿姨不是一直舍不得你吗?”

“四年了——”宁月说不下去,跟简父简母感情再深厚,也经不起亲生女儿时时挑拨,还有简霍浮有意隔绝。

白瑛棘手,“你一向聪明,别说你瞒到现在,没有办法。”

宁月闭上眼,沉默拒绝。

白瑛要恨死,“你不让我继续插手,等体检暴露,我之前帮过你,简霍浮一样不会放过我,我这是自救。”

宁月犹疑,白瑛瞪视。

四目相对,宁月反而果决。

她从包里拿出一张卡,“我之前在一院做过腹腔镜手术,知道妇科主任的情况,她小儿子玩鞭炮,高度炸伤,很缺钱,我觉得可以试试买通她。”

白瑛问,“那京里来的中医呢?”

宁月咬住下唇,“我还在想。”

“知道是哪位吗?我有老师在京城,不是没有提前通融的可能。”

宁月惊喜,“我马上回去探。”

她和白瑛离开后不久,一个二十出头,油头粉面的公子哥,捂着肚子,踹开隔壁包间门,“沈黎川你找的什么地方,一盘点心,我肠子都快拉出来。”

沈黎川抬起眼,温润脸上头一次显出最阴鸷,晦暗的神色。

仿佛波涛怒海,死死压抑,可越压抑,越疯狂。

公子哥骇了一跳,“怎么了这是?简文菲又催你回去订婚事了?”

“婚事?”沈黎川声音都森寒。

恼怒又讥诮。

…………………………

宁月在房间等到深夜,走廊响起踉跄脚步声。

经过她房门,顿一下。

宁月不自主屏住呼吸,脚步声又离开。

宁月深吸气,攥紧门把手,拧开。

“简霍浮——”她微不可察的颤音,“能不能——”

简霍浮身上弥漫着一股浓郁的酒气,眼神也迷离,“有事?”

宁月侧身,示意他进门,“有件事。”

她停几息,补充,“只耽误你几分钟。”

“说吧。”简霍浮坐在床尾沙发,用力揉太阳穴,“什么事?”

“解酒的。”宁月递上水杯,“你喝了很多?”

男人接住一饮而尽,杯子放下时,面色松缓许多,“不多,他们灌不醉我。”

宁月干巴巴捧,“你酒量好,千杯不醉。”

他眼睛隐约有笑意,拽松了领口,“今天这么殷勤,有事求我?”

宁月视线扫过水杯,那里面没有解酒药,只是白水,“这次体检,我没有怀孕,等简文菲结婚后,我是不是就能解除嫌疑?”

简霍浮靠在沙发靠,朝她伸出手,“你想问,我们关系会不会结束?”

宁月望他,“能吗?”

简霍浮猛地扯住她,一拽,宁月整个人跌进他怀里,额头撞在坚硬胸膛,震得脑袋嗡嗡响。

小说《简宁月简霍浮》 第4章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