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宠文学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您的位置 : 萌宠文学网 > 小说库 > 军事 > 敌营二十年
敌营二十年

敌营二十年 大头喇嘛 著

连载中 白天锡竹下一郎

更新时间:2019-11-23 11:47:29
主角叫白天锡竹下一郎的书名叫《敌营二十年》,本小说的作者是大头喇嘛创作的历史军事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白天锡人小,却能于军阀、日军、胡匪之间游刃有余。有人说他是日本人,或是大财主、日本特务机关大特务头子、是恶魔......他的匪号叫“小白狐”。但他却抗日。...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跳转阅读
章节预览

白天锡飞也似地奔出了饺子馆的后门,向大街上人群最多的地方奔去。

大街上,因为那巨大的爆炸声而惊慌失措的人们胡乱奔跑着;但远方未觉察出危险的许多好事之徒却向这边跑过来看热闹。街上往来的人们搅合在了一起,像一团乱麻。

胡富贵等人也追出了饺子馆。

但他一眼就看见了飞奔的白天锡。恼怒之下的胡富贵以最快速度追了过来。看样子,他非要做了白天锡不可。

白天锡人小,在乱哄哄的人群中穿梭着,让胡富贵等人追得煞是费劲。满街上响起了急促的警哨声。间或,一两个黑衣警察持着红白相间的警棍向饺子馆这边跑来。但胡富贵等人并不惧怕。依旧是紧追不舍。一些行人不断地被他们撞的仰面朝天,进而破口大骂。

眼看着就要追上白天锡了!这时,一队臂章上写着“宪兵”二字的奉军官兵向这边跑来。

情急之下的白天锡大喊道:“有土匪,土匪扔炸弹啦......”

胡富贵一听,大骂了一声“**祖宗”!便立即刹住脚,转身就往回跑。

奉军带队的军官一把揪住白天锡的衣领,厉声发问:“土匪在哪儿?”

白天锡向胡富贵奔跑的方向一指。那位军官猛地挥手,十几个奉军向那边追去。

但那位军官没有松手。他又问:“说,爆炸点在哪里?”

“在那个饺子馆......”

“带我们去!”

那位军官把白天锡使劲向前一推。白天锡心想,老子的“钱袋子”在那里躺着,我能不去吗?你推个毬呢!

饺子馆内,一片狼藉。爆炸过后,硝烟还没有完全散去。饺子馆掌柜的坐在地上哭天抢地。地板上躺了一个受伤的伙计和两个死了的日本关东军宪兵。

那位奉军宪兵军官是个小小的少尉。他一见炸死了关东军,大呼:“麻烦了,快去把咱们营长叫到这里来!”

两个奉军士兵飞奔而去。白天锡惦记着他的钱袋子,正要去柜台那里。那位奉军少尉又一把抓住了他。

“你、你干嘛总是揪我的衣领子?!”

“我问你,你怎么知道是土匪扔的炸弹?”奉军少尉厉声发问。

“我们在这里吃饭,亲眼看见的,还能不知道?”

“原来你是现场的目击证人!好极了。把他带回去审问!”说完,奉军少尉把白天锡一推,两个士兵立即像抓小鸡一般扭住了他。

白天锡刚要辩解,却见一大队日本关东军在一位少佐的带领下,冲进了饺子馆。那些日本产的皮鞋和军靴踏的地板咔咔乱颤。

这位少佐大概是知道了他的人被炸死了。他一进门便下令将奉军官兵围了起来。于是,两拨人都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对峙着,大有一触即发之势。日本兵的刺刀长,奉军身体壮,毫不输于日本关东军的气势。

关东军少佐抽出指挥刀,举了起来,用半生不熟的汉话喊道:“你们,良心大大地坏了,敢杀死我们大日本关东军军人?八嘎!”

“我们杀的?我们赶过来还不知道咋回事呢!”奉军少尉倒也不含糊。他拔出手枪,对着那位少佐,并不惧怕凶恶的日本关东军。

日本少佐喊道:“在你们辖区出了事,必须由你们负责!”

“我们可没说不负责!这不,我们找到了一个目击证人。他说是土匪炸的,我们正要带回去审问呢!”说罢,奉军少尉一指白天锡。

但那位日军少佐蛮横地说:“既然抓到了目击证人,那就交给我们,由我们来审!”

“那可不行。你不是说这里是我们的防区吗?这个证人自然由我们来审!”

日军少佐和奉军少尉就目击证人究竟由谁来审的问题争执了起来,互不相让。

白天锡一听,坏事了!若是落到奉军手里,那些土匪出身的大兵一阵乱揍,还不把他是竹下大药房小伙计的事问出来?到时候,再把自己送回去可就完了。若是落到日本人手里,利用那个佐藤圣这层关系,或许还没大事。

“怎么一回事?”一个三十多岁的大个子奉军军官出现在了两拨人中间。这人个子奇高,接近两米。那胳膊和大腿足有正常人的一倍长。以白天锡的这个个头,勉强能到了他的腰部。

大个子的奉军军官一进来,那位宪兵少尉便立正报告:“报告营长!这里炸死了两个日本宪兵。可他们赶来的这位宪兵少佐说是我们所为。我们找到了目击证人,准备带回去审问,一探究竟。可他们非要带走这位目击证人!”

大个子营长听罢,转过身向那位关东军少佐敬了一个军礼,操着山东口音说:“高桥队长,你们死了宪兵,俺深表遗憾。但在没有调查清楚之前,怎能怪罪到俺们头上呢?再说了,你们的日本宪兵不在你们营区那边督查,而是跑到了俺们奉军防区这里。这本身就说不清楚。依我看,这个目击证人俺得带回去。等俺们的审问和调查有了结果,自然会通知你们。别因为这一点屁事,伤了咱俩之间的和气!”

高桥少佐口气缓和了一些,也将指挥刀入鞘:“效坤兄,死上两个寻常的官兵也好说。可这位宪兵少尉是个贵族。他刚从我们国内分配到奉天宪兵队才两天,便外出吃饭。没想到为此送了命。这件事,我必须上报到关东军司令河合懆中将那里。”

奉军营长蹲下看了看那两个被炸死的日本军人,又说:“高桥君,既然你要把这件事报到关东军司令那里,俺就更不能把证人给你啦。若是你们司令找到张大帅那里,而张大帅又命令俺们解释,俺咋办?”

被缚住的白天锡一听奉军大个子营长左一个“高桥队长”、右一个“高桥君”的,心里不免有些疑惑。难道这个人就是佐藤圣要找的高桥真田?不管怎么说,得想尽一切办法,不能让奉军带走自己!

想到这里,白天锡冲着关东军少佐用日本话大喊:“你是高桥真田少佐吗?”

高桥队长转过头来,问:“你是什么人?”

“我是日本人啊!”

高桥队长从上到下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个穿的破破烂烂的小孩子,就问:“日本人?你有身份证明吗?”

“让炸弹给炸飞了,衣服也炸成了这个样子。但我有证人!”

“证人?”

“在那个栏柜里面,给震晕了。”

高桥队长一摆手,两个日本宪兵进了柜台,将还未醒过来的佐藤圣拖了出来。

高桥队长过来一看,嘴里发出了“呀”地一声:“这不是佐藤工厂厂主的公子佐藤圣么?快把他送医院!”

白天锡连忙喊着:“高桥队长,用不着。我有办法弄醒他!但他们扭着我的胳膊呀?”

高桥队长对奉军大个子营长说:“效坤兄,你得让这个目击证人证明他是不是我们日本人。他若是日本人的话,你们带走了他,可是会引起外交纠纷的。”

大个子营长一听刚才这小子说的是日本话,也怕是日本人。于是,大个子对他的部下说:“放开他!”

白天锡揉了揉发酸的胳膊,跑到后厨舀了一碗凉水,来到了佐藤圣那里,将凉水往他脸上一浇。果然,佐藤圣哼哼唧唧地睁开了眼睛。

“高桥君,总算是找到你了!”佐藤圣像踩了棉花一般站了起来,使劲摇了摇脑袋。

“佐藤君,你是说,你专门来找我?”

“是啊。”

高桥真田一指白天锡,问:“他也是日本人?”

“没错。他叫鹿丸圣。他跟着我一起来找你。这不,我们刚下火车,打算先填饱肚子再去找你。没想到我们赶上了这事。”

高桥真田点了点头之后,便走到大个子营长面前:“效坤兄,你看看,你的目击证人可是我们日本人。你怎么能带他回去?”

大个子营长端了端武装带:“奶奶个熊的,这个目击证人既然是你们日本人,那俺就交给你了。这个案件容俺调查清楚之后,再答复你们吧!”

“既然效坤兄放了话,那我就等着你的答复!”高桥真田对部下说,“我们回营!”

白天锡一听,急忙跑到柜台那里找出了那个装着大洋的皮包,紧紧地跟在了佐藤圣的后面。

一路上,佐藤圣并没有说话,大概他是被炸弹震得还没有完全缓过神来。

夕阳已经西下,周围的一切渐渐陷入到了朦朦胧胧暮色之中。

高桥真田的营地到了。这是一栋和奉天火车站极为相似的建筑。这一栋楼房的后面是一处非常大的军营。两层楼前围墙的大门口站立着两个荷枪实弹的日本兵。日本兵身后大门垛子上挂着一个白底黑字的大牌子。大牌子上写着“日本关东军奉天宪兵分队”十一个大字。

进了高桥真田的办公室,白天锡偷眼打量着高桥真田。这个人都是日本人那般瘦弱的小个子,好像是跟自己一般每天吃掺着菜叶子的粗粮而导致的营养不良。他猜这个高桥真田也就是三十出头,只是嘴唇上方那一撮小胡子让他显得老练了一些,也狡黠了一些。

高桥真田带着“二圣”来到了厨房,先是弄了一顿饭菜让二人吃下。不过。这顿饭菜可不是白天锡猜的那吃了拉不出屎来的粗粮加干菜叶子,而是白花花的大米饭。

此刻,白天锡倒是挺感激那个胡富贵的。因为没有胡富贵去炸田中和雄,自己还在竹下大药房当那个吃不饱的伙计呢。虽说,刚才这个可恶的胡富贵毁了自己那过年的饺子。但这白米饭加炖肉也是不错!

饭后,高桥真田又带着二人来到了军营里的澡堂子,让他们跟那些缠着兜蛋布的日本兵们一起洗了澡、换上了高桥真田令人找来的两套学生装之后,“二圣”两个人这才不像了因被炸而是两个偷煤的了。

但高桥真田这小子究竟想干什么呢?

小说《敌营二十年》 第4章:关东军宪兵分队长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